2017年6月下旬紀錄

2017年6月16日-30日的紀錄

 

是啦,MW是不怎麼聰明~
MW只要老實的找到比MW聰明的人來當夥伴就行。

咱們,一點也不想比誰厲害。只要知道咱們很厲害,就夠了~


"自由言論的美妙,在於能激發各層面的討論,進而觸發無限廣闊的思維"

只有獨裁者與他的幫兇,才會從恐懼到憤怒的要人民閉嘴。


想像力需要活潑亂跳天馬行空的大腦,只有驗證它的想像時,才需要計算機。
凡有操作手冊的,只需讓大腦熟悉目錄在哪就好,別浪費計算空間去儲存背記。


難得累到想坐車回家的。


這場沒上台,卻很忙著講話。


動畫、電影、遊戲、繪本、網站、簡報、簡歷……講的都是故事。要會觀察,要會聆聽,要會敘述。要學的是抽象概念具象化的能力,是光影,是色彩,是藝用數學。剩下的,電腦會幫您,夥伴會幫你,世界會幫你。因為你的故事能觸動人心,感動世界。


  • Michael Wu 覺得中資、中資、中資、到哪都碰到說「台灣不行了」的中資~ 。6月29日

台灣環境真得不行了,那麼那些擁有幾十億、百億、千億中資的金控投資公司,還待在台灣幹嘛呢……

他們不是要投資新創,
他們是要收買年輕的心。

他們不是要投資台灣企業,
他們是要收買台灣企業。

我們不去那裏找投資,
他們就來我們這裡談投資。

每當又聽到「台灣不行了……」
就會覺得被嫌棄自己是不舉了,
就想幹爆他們的菊花來證明,
台灣的我,還行😠


工具軟體很多,人的時間很少。創作者使用有限的工具創造無限可能的作品。測試者只會一直把測試工具的無限功能當成創作。


良善人性在貪婪醜陋造成災難前,就能實現。
在欣慰災難後還擁有良善人性時,就不會讓人覺得,
好假掰~


是喜愛畫動畫?
還是喜愛看動畫?
究竟是熱情的想去創造它們?
還是粉絲熱情欣賞寄情它們?
是喜歡畫會動的畫?
還是為講故事而畫動畫?
一個是流水線上的血汗分工作工,
一個是從零到有當編劇導演的命。
………
想好了,才會學得對。

是喜愛看漫畫?
還是喜愛畫漫畫?
………

是喜愛玩遊戲?
還是喜愛製作遊戲?
………

是喜愛看電影?
還是喜愛拍電影?
………

………

想好了,才會學得對。


創作的人,先離日新月異的多媒體科系越遠越好。 
以觀察、分析、理解這個真實世界的科系為學習優先。


最近要被驗證的東西可不少啊……….


觀念,觀念,
學習一輩子用得到的觀念技術,
學習懂得怎麼去學習的觀念。


學生們啊,快逃啊!!!!!!
免得繳學費,還要幫教授老師們免費打工抵學分啊~~~
教育部、國防部乾脆都併到經濟部好了。
既鍋貼役後,這個項目更扯~

ps.有預感教授們要來找我開公司…


忘記5月10日曾答應6月23日的今晚借出場地。今晚的圓山大飯店的大餐是沒得吃了,……真是喝啤酒飽的命。



一直不理解的是,
在藍色地球都活不下去了,
大費周章的飛到什麼都沒有的紅色火星就能活?
這究竟是什麼邏輯?!
把這些想逃難的科學腦袋,
用來拯救自己搞砸的地球,
豈不更省時省力~

 

吃果子前,吃果子後的市場,都要,拜樹頭。


安裝近10GB的3DMax 2018試用版,為的只是開啟十幾年前的3DMax舊檔案。去掉勾勾還這麼大一包的安裝包裡,到底包了什麼東西?


有些忙,幫起來,總覺得像是在協助學校去詐騙學生報名上課而已。教育個屁呢~


  • Michael Wu 覺得當不起奴隸的,可以當海盜。當不起海盜的,就只能當奴隸。6月20日

在暗藍色的海上,

海水歡愉地潑濺著,

我們的心是自由的,

我們的思想無際,

迢遙的,

盡於風能吹到、浪波起沫之地,

量一量我們的版圖,

看一看我們的家鄉!

這全是我們的帝國,

它的權力到處通行——我們的旗幟就是權杖,

誰碰到都得服從。

我們過著粗獷的生涯,

在風暴動盪裏從勞作到休息,

什麼樣的日子都有樂趣。

噢,

誰能體會出?

可不是你,

嬌養的奴僕!

你的靈魂對著起伏的波浪就只會叫苦;

更不是你安樂和荒淫的虛榮的主人!

睡眠不能撫慰你——歡樂也不會使你開心。

誰知道那樂趣,

除非他的心受過折磨,

而又在廣闊的海洋上驕矜地舞蹈過,

那狂喜的感覺——那脈搏暢快的歡跳,

可不只有“無路之路”的遊蕩者才能知道?

是這個使我們去追尋那迎頭的鬥爭,

是這個把別人看作危險的變為歡情;

凡是懦夫躲避的,

我們反而熱烈地尋找,

那使衰弱的人暈絕的,我們反而感到——感到在我們鼓脹的胸中最深的地方;

它的希望在甦醒,

它的精靈在翱翔。

我們不怕死——假如敵人和我們死在一堆,

只不過,

死似乎比安歇更為乏味:

來吧,

隨它高興

——我們攫取了生中之生

——如果死了

——誰管它由於刀劍還是疾病?

讓那種爬行的人不斷跟“衰老”纏綿,

粘在自己的臥榻上,

苦度著一年又一年;

讓他們搖著麻痺的頭,

喘著艱難的呼吸,

我們呀,

不要病床,

寧可是清新的草地。

當他們一喘一喘地跌出他的靈魂,

我們的只痛一下,

一下子跳出肉身。

讓他的屍首去誇耀它的陋穴和骨灰甕,

那憎恨他一生的人會給他的墓鑲金;

我們的卻伴著眼淚,不多、但有真情,

當海波覆蓋和收殮我們的死人。

對於我們,

甚至宴會也帶來深心的痛惜,

在紅色的酒杯中旋起我們的記憶;

呵,

在危險的日子那簡短的墓誌銘,

當勝利的伙伴們終於把財物平分,

誰不落淚,

當回憶暗淡了每人的前額:

現在,

那倒下的勇士該會怎樣地歡欣!……


六月,小學生與高中生都畢業了。該換環境,換生活圈,換個更好的一切,來開啟更好的一切。


等人的時候,應該帶把吉他,順便接受打賞。


對自己好一點的方式之一,就是盡量做自己想作的事。 


易屈服於___的人,再智慧能幹也終會淪為庸才笨蛋。

 


郭文貴是誰? 直播喔中!


藝術家在萬華街頭寫生會被警察關切盤查。有技藝的人沒有證照不能在街頭表演。看樣子以後都用街頭抗爭申請路權的方式來創作表演好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