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Space 2017年9月紀錄

A+A Space 2017年9月的整理紀錄

鈔票追不上前進的速度。很多事本想等有鈔票進來後,再找大夥一起來做的。但鈔票本怎麼聰明,理解我們想法的速度太慢了些。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事,不叫問題,花腦袋想這事的答案,才是問題。沒耐性的我就先做再說了,管它有沒有,也還好我一直有先做再說的習慣,要不然不就一事無成…..(咦?!


MW的錯,竟忙到忘記今天是每月第四週的公開分享會。



從真實世界的「無條件基本收入」連想到電腦世界也必需要「無條件基本軟體」這樣的概念。好的概念真是可以在各個領域照顧到人們。

既然電腦是人類現在與未來必備的工具,那麼擁有無條件基本軟體,就是很必要的概念,對吧。
這些無條件的基本軟要從哪來?
當然是從這四位背景的那堆logo那來!
不知,不懂,請至 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去問問先。
這邊,只想惡搞他們………

#blender A+A space


寫程式碼的根本是少見多怪自戀自憐了😜。沒有網路之前,Artst早就已經是這麼樣作活了啦,有的甚至是可以閉關一年、兩年、三年…,直到自己滿意為止。反而是在有了社群網路之後比較沒有那麼”一個人”了。尤其在台灣開源軟體”蓬勃”發展的現在,每週四晚上 A+A space 共創共享空間的開源藝術專案計劃會議,就如同上圖那樣熱鬧(喝茫了之後)。不信,就週四晚上七點來湊熱鬧故意誤入看看啊。

ps.記得帶兩罐或兩包來~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2383665204330&set=gm.1863779207180393&type=3&theater&ifg=1


MW是喜歡單獨獨處的人,時間總是盡量留給自己的…。所以MW也知道需要他人,沒有他人就不是美好的單獨,而是淒涼的孤獨。

也許他人是地獄,也許是天使。也許交到的會是益友,也許是爛損友,也許是助力,也許是阻力。也許是討厭鬼….,但不與他人面對面接觸了解交朋友,進一步成為好朋友或彼此的討厭鬼,那世界上要那麼多人幹嘛,就一個人類就好啦~

別把電腦窗口,當培養情感的門口用了。A+A space 有辦聚會就多來參加吧。

現在多認是些新朋友,以後就會有許多老朋友。真實的朋友。



這是每週四晚上會議不公開,卻歡迎誤入的原因之一。


公開透明是有效監督制衡政府施政的關鍵之一。


我們的政府體制造成我們的社會失去將心比心推己及人的友善思維。「教育」是教育,「教育市場」才是教育市場,別再把眼光淺短的資本企業摳死當那套「市場」思維搬進來用,那套慣性不合情理的壓榨剝削每個階層的邏輯,只會搞的生存環境惡劣,生活品質低落,讓整體環境變得更糟而已。

代課老師就是被資本企業當派遣公、臨時工、放無薪假的那種,年初有客戶訂單就找你來作,年底沒有客戶訂單就把你趕走,一點基本收入生活保障都沒有,教育是可以被這樣對待的嗎?

1小時256元的鐘點費所謂何來?誰提出來的?誰訂定的?誰限制的?誰規定的?誰監督的?誰通過的?….當然是這個讓人無奈的體制啊。

沒有完美的體制,只有好無止境的體制,何況這教育體制確實很糟呢。去投一票改變它吧,免得哪天台灣又敢多生孩子之後,又碰上缺老師,缺代課老師,缺好的老師。

去投一票:
http://join.gov.tw/…/d…/28bec491-8d48-4e6f-af05-0dd2ae9e0c6a


沒有3D顯卡看不到比Dave Chang還多一個動畫檔次的Franklin Weng被耍寶的樣子就可惜了,錄成影片給大夥開心開心先。


因為降底成本增加獲利是資本企業的信條,所以會發生的事情,一定會發生,必定會發生,很快會發生,也已經在發生。

自工業革命以來的兩百多年間,人類對自己所犯的嚴重錯誤,早已超過千萬年的累積。

因為「經濟發展」的貪婪,造成知錯不改的習性在各個龐大的體系中無止境的蔓延。每個龐大體系裡犯的一丁點小錯,都會造成全體人類的大傷害。小如食用油的微量添加物,大如環評鑑驗報告的小數點。這些錯誤被發現,卻不被舉發糾正的原因,往往只是某個個人擔心失去一份小小的基本收入而已。

「我也要生活」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說這句話的人,當時正在不管別人的死活情形下作工。作工的原因只是「我也要生活」。人類為了求生,都會吃人了,何況只是讓別人吃工業用的東西,呼石化汙染的空氣,喝電鍍廠排出的水。為了「我也要生活」其他的物種的生存就更不在考量範圍內了。

很多人對於給予「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議題很不以為然,但我卻認為給予每個人「無條件基本收入」有助於人類良心道德正義感的提升,進一步的提昇全人類生存生活的品質。

人無後顧之憂,必憂天下,而優天下。

來一起關注 無條件基本收入 先!


在妄自菲薄慣了的台灣,什麼事都常被質疑「怎麼可能?」;當然,聽多了的我們都知道,這個語意的意思指的就是「不可能」。

要對問習慣「怎麼可能?」的人解釋,很累的。累到什麼事都要付出時間代價來證明它是可能(那還費時解釋個屁啊)。

久了,長點智慧的就知道,何需多言,去作就對了。避免得不到支持就算了,還被”萬眾一心”的「怎麼可能?」搞得終於”心想事成”的什麼都不可能成。

不知道A+A space究竟在幹嘛,很好。這樣「怎麼可能?」就很少被聽到,至少現在什麼事都比較覺得能成。

http://www.storm.mg/lifestyle/302368


軟體自由的發展曲線會一直向上的原因,就只是單純的利己利他共創共享的邏輯而已。你(妳)可以質疑它、排斥它、忽略它、輕視它、不懂它、不管它、漠視它,但就是無法阻擋軟體自由對世界各層面縱深廣的影響,這是大勢所趨,這是未來發展,這是開源浪潮。要嘛,就隨著浪頭開始了解它、接受它、正視它、親近它、使用它、發揮它…..。要不,就繼續的被狹隘偏見捲困在浪底好了。因為這是大勢所趨,這是未來發展,這是開源浪潮。

” 2017 年 8 月,文件基金會首次在亞洲舉辦認證面談(Certification interview),地點在台北市。會議邀請了 3 位開放文件領域的專家,一位是來自日本的榎真治、兩位是來自台灣的專家林毓能( Kevin Lin)和 蔡凱如,現場還有亞洲區第一位導入專家,目前也擔任認證委員會委員的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理事長翁佳驥( Franklin Weng)先生。會議上探討了對台灣現有點子文檔處理之格局和公共事業軟體使用的困病。

除了文字處理部分引入了開放文件格式,傳統的圖像圖形處理工具領域也引入了 Gimp、Inkscape 等眾多自由軟體;網頁設計軟體引入了 BlueGriffon 等自由軟體。這一役,可謂自由軟體攻城拔寨的大進展! “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