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报告汇报 > 正文
文章正文

一楼一凤首页

范文 > 报告汇报 > :一楼一凤首页是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一楼一凤首页的正文:

一楼一凤首页一:香港“一楼一凤”实探报告


  

  香港性产业以其合法的“一楼一凤”而闻名。所谓“一楼一凤”,是指在一个住宅单位中只有一名性工作者。香港法律以任何处所超过二人用以卖淫用途,才可被视为“卖淫场所”,“一楼一凤”可谓是在法律的缝隙中发展起来的半公开的性产业。“一楼一凤”又有“一楼一”,“one floor one”、“141”等众多别称,通常聚集在同一栋物业之中,也常与普通民居相比邻,并且以sex141等著名网站作为信息的集散地。一部分“凤姐”会通过网站发布个人简介、照片乃至视频供顾客事先检索。我在进行实地考察以前也通过网络搜集到了不少信息,但是据说网上的不可尽信,还是眼见为实为好。
  香槟大厦是香港素来富有盛名的“凤楼”,位于尖沙咀的黄金地段,我抵达的时候正是熙熙攘攘的周六夜晚,一路穿过充塞着小商品、游客、酒吧与荷尔蒙的金巴利道,终于找到了这处目的地。与其驰名中外的声誉不相一致,香槟大厦的外观相当低调,甚至有些老旧,在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尖沙咀夜市中显得毫不起眼。入口处没有任何显示“特殊性”的标示,昏暗的管理处中并不见管理人员,只有一条狭窄的走道通往电梯间。 

  香槟大厦一共8层,顾客们的惯例是从顶层往下逐次“扫楼”。因此8层是最有人气的所在。一出电梯间,便看到几个20来岁的年轻人在走道里观望。主流的刻板印象总是将嫖客们想象为40岁以上的猥琐中年男人,但是事实上正如性产业在香港不过属于正常商业活动的一种,加之“一楼一凤”通常价格适中,便成为普通的消费者亦可购买的服务。我并非要为女性的物化而辩护,然而亦认为无论对这些消费者还是性工作者都无需以有色眼镜相待。


香槟大厦每层大概有30间“凤巢”。楼凤们对于门房的布置终究与普通住宅不同,也显示出她们的不同趣味。有的会在自家门前的走道上方悬挂粉色或紫色的霓虹灯,营造出暧昧的气氛与挑逗意味。有的则在房门上张贴各式各样的,显示自身的特长以吸引客人造访。


  若是门上挂有这样的“欢迎光临”或者“请按钟”的告示,则说明房内的凤姐现在空闲。若告示是“请稍候”,便是正在接待其他客人。除非有特定相熟的对象,大多数客人都选择“货比三家”,敲门后看姑娘是否合意,询问价格,若有特殊要求须事先提出,双方达成一致后才可入内,否则便需要继续碰运气。由于敲门前并不知道房内姑娘的姿色如何,即便事先在141网站上已经见过某些姑娘的照片,也常会有“网骗”的状况,所以每一次敲门都是一次冒险,据说亦是一种乐趣。 
  走道中的顾客们自然是清一色的男性,偶尔可见凤姐相互串门,毫不冷清。凤姐们的打扮虽然各不相同,然而也是一水的性感短裙配高跟鞋。笔者虽为女性,但是穿着保守,手持相机(后来发现这里到处贴着“不许拍摄”的告示后便收了起来),依常理又绝无这样的嫖客,因此显得颇为格格不入。我观望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按钟,第一次便吃了闭门羹。虽然门上挂着“请按钟”的牌子,里头传出的女声却表示“现在不方便”。由于那声音也让我殊无好感,便就此作罢。下一家按铃以后,一个妆容明艳的年轻姑娘出来开门,房间中粉色的暖光从她身后透出。她看见我之后非常吃惊,我不及说明来意,她脱口便道“不知道女孩子之间要怎么做呀”。我连忙表示只是按摩与聊天,会依常价结算,她仍然表示“不接女客”,便只能放弃。       
  逐层往下,5楼全层是普通住宅,4楼的走道里便冷清了许多。最里头第一间看上去十分低调,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再度敲门。门后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穿着白色的蕾丝内衣,面容相当美丽,目测大概二十八九或三十左右,一头黑亮的长直发令人印象深刻。她虽然也十分惊讶,但是听我说明来意以后,便欣然同意我入内。在香港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室内空间自然不大,只能容得下一张单人床与一条并不宽敞的走道,然而收拾得十分干净,柔和的淡紫色灯光令人心情放松。床头放着一台闭路电视,显示出走廊的实时状况。与床相对的墙是一整面相当大的落地镜,上面粘着花花绿绿的彩色贴纸,清晰地标明了价格:600元30分钟,800元+按摩,1300元+推油全套。她友好地请我换下衣服躺在床上,同时不忘提醒我“要按钟收费哦”,并指了指上方的挂钟。我请她以惯常的方式帮我按摩肩背,一边与她聊天。她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一直以流利的粤语与我交谈。我凭记忆将聊天记录整理如下,考虑到大部分读者的理解,对粤语口语做了书面调整。
------------------------------------------------
我:你是哪里人呀?来香港多久了?凤姐:我是重庆人,来香港十几年了。
我:你的粤语说得真好!凤姐:(笑了笑)是还不错啦,但还是有些口音改不掉,不过也能冒充是本地人。
我:为什么会从重庆来香港呢?凤姐:我之前的老公是香港人,跟他过来的,不过后来离婚了。我的女儿都10岁了呢!
我:天哪!你看上去好年轻,完全不像有一个10岁的女儿!凤姐:(大概是经常被如此夸赞,便笑道)是保养得还不错。
  (我仔细观察她的外貌,她有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五官标致,化着烟熏妆,眼线漂亮而流畅,只有下巴的线条略微有些松弛。她的乌发十分亮丽,大侧分的直发衬托出成熟的魅力。胸部不算太大,目测在B-C之间。可能是生育过的缘故,她的腰也不算纤细,但是在连衣裙式内衣的修饰下,这个缺陷并不突出。裸露在外面的双腿十分修长,显得身材仍然很匀称。总的来说,完全显示不出她实际上30-35左右的年龄。)
我:除了女儿,家里还有哪些人呢?凤姐:我父母也来了香港,家里就四口人,住在公屋里。(注:“公屋”是香港的住房保障制度,由政府向低收入者提供廉价的公共租赁房,但是对申请人的收入有严格的限制。可见,性工作者的收入不被政府备案,自然也不需缴税。)
我:之前做过什么工作呢?凤姐:我之前是卖化妆品的。来香港之前在深圳做过幼教。
我:原来你还是老师!凤姐:算是吧,我读大专的时候是学师范的。
我:为什么要开始做现在这份工作呢?凤姐:离婚以后要养父母啊,女儿又要上学,这个工作能赚钱。
我:做这份工作多久了?凤姐:我来香槟大厦做“一楼一”也才两三个月,之前做过半年的酒店妹。(注:所谓“酒店妹”就是向酒店住客提供的应召女郎,一般由经纪公司组织,或可通过电话预约。)
我:为什么做了半年就不做了?凤姐:做酒店那行很黑的,这边要轻松得多,时间可以自己安排。之前我因为帮一个朋友替工了一个星期,觉得挺好的,就继续做下来了。
我:不用强迫自己每天完成一定的工作量?凤姐:我从来不苛刻自己,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挺自由的。
我:这边的房租怎么样?凤姐:楼上7、8层比较旺,要贵一些,一个月一万五吧,我这里一个月才一万一,因为很多客人看到五楼是普通住宅就以为下面没有了,经常只有熟客找过来。
我:不担心这里生意不好吗?凤姐:生意还可以吧。我做熟客生意比较多,也不喜欢逼自己接太多客人。
我:客人们主要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你呢?有没有在网络上发?凤姐:没有啊,在网上发是要很多钱的。香槟大厦这里很有名的,不需要做什么宣传就会有挺多客人了。
我:最不喜欢什么样客人呢?凤姐:(脱口而出)猥琐的。
我:但是可以拒绝吗?凤姐:其实是有办法拒绝的。你看这个闭路电视,客人来的时候我都会看一眼,不喜欢的人就不开门。比如阿叉(注:对中东人和印度人的统称)我是不接的 ,他们身上有股咖喱味,我受不了。其他外国人我也是不接的。我:如果开了门以后发现不喜欢这个客人,还能拒绝吗?凤姐:(笑道)那我就说30分钟3000块,他就一定会走啦。或者我有办法提供给他绝对不会想来第二次的服务。
我:有没有被客人暴力对待过?凤姐:有的人会有一些癖好,比如喜欢打屁股这样的,如果不是太严重,也可以忍受吧。但是不能超出我的底线,我不是什么都能做的。以前我做酒店妹的时候,接过一个法国人,一开始他只是打我的屁股,我还忍了,但是他越来越过分,后来直接一巴掌盖我脸上。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会觉得要反抗吧,我就一巴掌甩回他脸上。他当时就愣住了,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吧。我马上收拾东西就跑出去了。我:(暗地叫好)你后来没有被公司找麻烦吧?凤姐:公司也不好说什么,这个客人事先没有说明特殊要求,是他自己的问题,公司也不能为难我。
我:那你还有哪些是不做的呢?凤姐:正常的sex是可以的,其他就要看情况。后庭我是不做的,接吻、保险吹(注:指不戴套口交)一般也不做。我不敢说做这行以后从来没有和客人亲过嘴,但只对关系比较好的熟客才会。有一次一个很丑的人来敲门,问我“能不能亲嘴啊”,我看他满口黄牙,都想要作呕了,鬼才会答应呢。这里有的女孩为了笼络客人,很多过分的事情都肯做。比如双飞是犯法的,有的人只要加钱就会做,我就不会做。
我:一般接待客人的流程是怎样的呢?凤姐:就是进来先冲凉,上床,再冲凉,如果要按摩的话要加200块钱。我:30分钟不够用吧。凤姐:很多人都用不着30分钟呢,20分钟就差不多了,加上按摩也就是加15到20分钟。做1300全套的会比较细一点,会有推油和踩背这样的。
我:那对于不错的客人会更加努力吗?凤姐:当然啦,我的熟客都是我觉得不错的,干干净净的体面人。你别看男人来这种地方,其实也不是纯粹来找肉体关系的。很多人是下班了以后腰酸背痛,要来按摩放松一下。这里有很多女孩都是不做按摩的,她们觉得累啊,但是我不怕这个累。也有一些客人,有些话他在家里不敢说,来这里才敢说,他就愿意和你聊聊天。用相貌笼络客人是不长久的,楼里那么多姑娘,真是什么相貌都不缺,要有点头脑,最好能和客人有点精神交流,才有回头客。我这个人,你也看出来了,话特别多,也算是念过书,和什么人都能多少谈得来,所以我的客人很多都愿意回来。
我:大概有几成是熟客呢?凤姐:大概四成吧。男人嘛,这里诱惑这么多,你不能指望他次次都回来找你,十次能来找你三次就算不错了。我:熟客的话,一般多久会来一次呢?凤姐:有些结了婚的男人,回家要给老婆“交功课”啊,可能一两星期来一次。有些单身的,就来得勤快些。
我:你的父母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除了同行的姐妹以外,别的朋友呢?凤姐:父母当然不知道,我还是说在卖化妆品,以前的朋友也不知道。我:和这边的姐妹们关系好吗?凤姐:也不算不好,但是没有太深的交情,不会深入谈自己的事情。
我:打算做到什么时候就不做了?凤姐:这行都做不长久的,存够钱就不做了。
我:对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打算呢?凤姐:肯定会找一个正经的工作啊。我有考美容师的牌照,可能会去美容院吧。我还在考保险的牌照,工作肯定是可以找到的。也可能会做点小生意吧,具体还没想好。做生意也是要有想法的,钱不好赚啊。
(她按摩的手法非常娴熟,有着不输美容院的专业水平。不过可能是由于我吩咐她不用特意改变自己惯常的方式,所以当她坐在我的腰上为我按摩的时候,我想这大概就是美容院不会做的了。)
我:平时没有客人的时候,自己会做些什么事呢?凤姐:我就上上网,看看新闻这样。
我:不会出去和姐妹们一起逛街吗?凤姐:没有时间啊,我中午要给父母和孩子做了饭才过来,晚上10点就回去了。我:也就是说你不住在这里,其他姑娘也是这样吗?凤姐:有的人到晚上两三点还会接客人,我是不这样的。有的人也会住在这里,因为如果要到别的地方再租房子是很贵的。
我:住在这边安全吗?凤姐:安全还好吧,锁好门就没事了。不过保安是没有的,楼下只有一个看门的阿伯。
我:有没有遭遇过或者听说过一些危险的事情? 凤姐:前两周7楼好像有个女孩子的房间被偷东西了,也没办法啊,这边太乱了,真是鱼龙混杂,你开门以后可能遇见各种各样的人。这边的治安问题很多都是阿叉搞的,所以我不接这样的客人。
我:如果和客人发生争执怎么办呢?凤姐:我就会直接叫他走人。我:都会这么好摆平吗?凤姐:实在不行就叫,旁边的人会过来帮忙的,互相之间还是有个照应的。
我:这里的姑娘们之间有组织吗?凤姐:什么组织?我:就是会不会有一个人做头儿并且话事这样的。凤姐:没有,我们也不需要。只有那些没有户口的人才需要中间人,帮她们处理偷渡啊、住宿之类的事情。我们都有户口,自己的事自己可以搞定。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她说了声抱歉,拿起看了一眼便放下了。)
我:我打扰到你了吗?凤姐:没有没有,只是一个朋友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是男性朋友吧?凤姐:哎呀,其实是一个客人。我:你会和客人保持私下关系吗?凤姐:其实不会,我不喜欢这样。我:为什么呢?不会考虑进一步的关系吗?凤姐:还是觉得真正值得长久的关系不会在这里遇到。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正常地认识然后交往。(她想了一会儿,又说)不过也不总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也做这行,她现在嫁人了,老公就是以前的客人才认识的。我:好神奇!她现在怎么样了?凤姐:她和老公去国外了,一开始经常半夜打电话来给我诉苦啊,抱怨这个抱怨那个。因为她不喜欢他,纯粹是因为物质和生活的考虑才答应嫁给他的。但是她现在也有小孩了。前阵子有天给我打电话,很兴奋地跟我说“我拍拖了”,我还以为她和别的男人搞上了呢,没想到她是说“我和我老公拍拖了”。我:哇,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怀孕了吗?凤姐:也不是吧,感情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我:真好呀。那你是怎么想的呢?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凤姐:换回正常的工作以后,找一个成熟有担当的男人吧,现在不会像年轻时候那么冲动了。
我:那你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婚姻和家庭是必须的吗?凤姐:什么意思?我:就是说,你会不会认为,一个女人一定要有婚姻和家庭,才是所谓“完整的”呢?凤姐:(陷入了深思,半晌才说)你这个问题比较深呢,我觉得好难说,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只能说如果是我的话,有可能的话还是想要一个家庭。
我:那你觉得,性是一种表达爱的方式吗?凤姐:夫妻之间性和爱的融合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这里工作,性和爱一定是分离的。
我:以后如果又结婚了的话,会告诉老公自己曾经做过这份工作吗?凤姐:当然不会啦,就算感情很好,知道了以后心里总是会有芥蒂的。其实男人也一样,没有男人会主动和你说他曾经来过这种地方。
我:以前的老公是怎么样的人呢? 凤姐:我以前的老公很有钱的,是做生意的,但是后来破产了。
我: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了吗?凤姐:也不是,两个人不合适的地方太多了,比如生活习惯上吧,他这么多年从来不吃鸡鸭鱼肉,也不是因为有什么宗教信仰,蔬菜也是一点儿都不吃,经常牙出血,说他也不听,我这么和你说的是最小最普通的矛盾。两个人相处,矛盾是永远都会有的,你要是以后结了婚就会知道。
我:这里的姑娘大多都是结过婚的吗?凤姐:是吧,要不然她们怎么能拿到香港户口呢?没有户口就是犯法的。假结婚也是有的,那就是个交易。但是这里的姑娘基本都是真的结过婚,很多是感情破裂才离婚,又没有什么本事赚钱,就来做这个了。所以“一楼一”很少有年纪特别小的,有很多人都有孩子了,甚至有些40多岁了还在做。你在141的网站上看到的那些电话预约的年轻女孩,很多是没有户口的,是有专门的中介到大陆去挑一些高素质的女孩,包吃包酒店,把她们带过来,还请专门的写手去网站上写,但是这种都做不长的。这里的3楼也有一些是没有户口的,拿的是旅游签证,叫“7日鲜”。她们收费很便宜。我这里收30分钟600,算是均价,她们只收一半这个价,真是扰乱我们的市场,幸好她们的生意并不特别多。
我:为什么呢?凤姐: 因为警察查得严啊,经常去查那边,她们是犯法的,查到了就要被带走。客人虽然是没有犯法,但是也要被带到警察局去问话,还要通知家里人,多丑啊。所以大家不愿意冒险。
我:香港本地的姑娘很少吗?凤姐:很少。
我:我在楼上有看到一片区域标着“陀地区”呢。(注:“陀地”指香港本地人。)凤姐:那都是装的。(笑道)以前有几次有客人敲门,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陀地”,我一开始都坦白说自己不是,人家一听到就掉头走了,我也觉得好挫败啊。后来再有人问,我就假装说自己是。反正我的口音其实不大听得出来。
我:“陀地”的收费会更高吗?凤姐:不会,价格都差不多的。我:那“陀地”到底有什么优势呢?凤姐:物以稀为贵吧,本地人做这个的很少。而且香港女孩子大多都比较独立,她们的工作能力也比较强,完全可以做别的工作,不用靠男人,男人觉得和她们是平等的,就会更看重她们一些。我以前做酒店妹的时候,公司里的其他女孩子都是“陀地”,只有我一个大陆来的,还是靠着朋友介绍才进去的。她们都会说英语、日语、韩语好几门外语呢,很厉害的,不过我的英语也还可以。
我:既然她们有比较强的工作能力,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呢?凤姐:这个工作来钱又快又多啊。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家里都请得起菲佣的,应该条件算不错吧,就是因为要买一个十几万的包包,就出来做这个,把买包包的钱赚到了,还是继续做。我:那是因为买了包包还要买鞋之类的吧。凤姐:是啊,欲望是无止境的,有的人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总是有东西要买,做其他的工作哪有这么多钱。钱赚了也是花掉,她们一般都比较年轻,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想法,真是要以后受了伤才会懂得。
我:一个月一般能赚多少呢?凤姐:(有点调侃地反问)你猜猜?我:大概三至五万?凤姐:(很爽朗地笑道)哪有那么少!我以前做酒店妹的时候,第一个月赚了18万呢!我:天啊,竟然有这么多!(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凤姐:我做酒店妹的时候,一次收4600呢。但是要和公司四六开,公司拿六,我们只能拿四。我:这也有差不多2000块钱啊,比楼凤赚得多了,为什么不做下去呢?凤姐:做酒店很黑的,除了要四六分以外,我们上头还有四个经理,每个月都要给他们红包,每个人要给2万,我第一个月扣掉给红包的钱,只有10万了。而且红包是一定要给的,因为客人只能是公司来帮你联系,这些经理如果不给你接活,你就没工作。新女会经常上,客人都喜欢尝鲜,公司也会捧新人,但是以后做长了,就不会给你安排这么多客人了,所以真不是每个月都能做到18万的,红包却不能少给,所以说酒店的中介很黑。虽然以前做酒店的时候,客人的档次都很高,都是一些大老板啊、和政府有关的人啊、或者是有钱的外国人,还经常有明星。楼凤的客人的档次要低很多,但是可以自己挑,自己安排工作,很自由,而且没有中介费。所以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我:这么说也是。凤姐:是啊,而且以前会积累一些熟客,他们现在可以单独联系我,约我出去,我只收3000块。出去结束以后,我还回到这里来,挺方便的。有一个TVB的明星是我的熟客,我就不说是谁了,他每次都给我5000。他说一直找我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和我谈得来,相处起来轻松没有压力。
我:(大概聊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问道)是不是已经到30分钟了?凤姐:(笑道)是到了,没事,我再给你按10分钟吧,今天晚上不忙。我:星期六晚上不是应该很忙吗?凤姐:不是啊,这是规律。星期六晚上男人要么回家陪老婆孩子,要么出去拍拖,来这边的人反而比较少,不如上班时候多。
我:你平时的作息规律吗?凤姐:我很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所以还好。
我:平时去哪里吃饭呢?凤姐:我在家吃过中饭才过来,晚上一般就在外面吃。
我:会在这方面节俭吗?凤姐:吃饭上也省不了多少钱,而且不能省啊,身体是自己的,要对自己好。
我:其他姑娘也是这样嘛?凤姐:差不多吧,爱花钱的姑娘更不会在吃这方面节约了。
我:会担心自己生病吗?凤姐:我很注意健康的,我每半年会去医院做一次身体检查,尤其是妇科啊。平时我也很注意个人卫生。
我:对于疾病的预防有什么心得吗?凤姐:有啊。比如说每一个客人我都会亲自帮他洗澡,反正待会儿都是要上床的,有什么好怕羞的呢。主要是有的姑娘想偷懒,就让客人自己洗澡,但是我觉得趁洗澡的时候检查一下对方的身体是很重要的。尤其是要清洗阴茎,那可是要放进自己身体的东西,像龟头下面那个地方容易藏污垢,一定要洗干净,如果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会马上要他离开。
我:可以中途把客人赶走吗? 凤姐:这很正常啊,有病的人我为什么要接?有病就不应该出来找。
我:可是有些病是看不出来的呀。凤姐:所以危险的项目我是不做的。(想了一会儿,又补充到)确实细菌是你看不见的,所以我平时很注意。你知道我们做这行都是要用润滑剂的,有的人就直接用手来上润滑剂,但手是洗不干净的。你想,虽然我的床单每天都会消毒干洗,但是毕竟客人用过,再用手去碰,手上的细菌是看不见的嘛。所以我都是用一次性针筒来上润滑剂,轻轻打进去,每次用完就换。
我:同行们之间会彼此分享这些心得吗?凤姐:我自己的心得一般不会主动说,彼此之间一般没有多深的交情,有些关系好的才会。比如我以前就告诉过一个姐妹,每天工作结束后都要按摩自己的小腹。因为性交其实是会把大量的空气带到身体里,必须要通过按摩把这些空气排出来,否则久而久之就会得病的。做这行的人经常做不长,很多都是因为自己不注意就得病的缘故。我:你的腿好细,皮肤也好好,一定也是因为注意保养吧。凤姐:(笑道)这个倒是天生的。
我:做这行的姑娘有去隆胸之类的吗?凤姐:假胸太多了,不过香港人是宁愿找胸小的,也不愿意找假胸。但是我有朋友去韩国做自体脂肪移植,就是把你身上其他地方的脂肪移到胸上,那个完全摸不出来。
我:(心想不能再耽误她的时间了)最后一个问题,对于这个行业的管理来说,有没有你觉得政府本来可以做到却没有做到的呢?凤姐:(思考了一会儿)这个我真想不出来。(我承认我的问题太抽象了233)
---------------------------------------------
  在我终于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超时将近20分钟了,但是最后她只收了我500元,并表示这样的交谈对她来说也十分难得并且愉快。至始至终我也没有询问她的名字,也不敢提出拍照的要求,不免有些遗憾。且不说对我而言,这次的到访也是绝少有的机会,即便得以故地重游,她也可能已经搬至别处,或者离开这个行业而开始新的生活。看得出,她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清醒的认识,也不乏人生阅历。最令我动容的是,她并没有放弃自身的尊严和进取之心。即便香港的性产业已经半公开化,然而性工作者作为弱势群体仍然未能得到社会的承认。她们并非纳税人,没有来自政府的福利保障,由于香港性产业的“非刑事化”与“合法化”并不相同,这个行业也没有得到特殊法例的相应管理,而是处于相对的“无政府状态”,因此,她们虽然免于遭受组织性的操控和剥削,却必须作为刑事犯罪的高危人群而独自承担人身安全的风险,同时仍然承受着主流舆论的道德指责。在我看来,她们并不需要居高临下的、作为施舍的“同情”,而是需要平等的尊重和理解的关怀。对于大陆的性工作者而言,更迫切的则是基本生存空间的改善,这将是一个更加漫长无期的过程。





一楼一凤首页二:香港一楼一凤 实探报告(下)


下面将为你讲述三名香港性工作者:肖、莉莉和Saanvi的故事。为保护当事人,此处使用化名。
35岁为妓每到周日看望她的前夫和两个年龄尚小的孩子时,肖总是说她天天忙着卖婚纱。她会聊起她每天面对着洁白的蕾丝和甜美的笑容忙忙碌碌。她实现了每个女孩子的梦想。
然而肖从未告诉她的家人,她其实在一家足浴中心工作。她从未告诉10岁和6岁的孩子,那里的足部按摩早变成了性服务。她也从未告诉前夫,自从两年前他们离婚后,她成了一名全职的性工作者。
对肖来说,从事婚纱时装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而每到周日和家人团聚时,她过着她心中盼望的日子。
“男人最糟糕的是他们很麻烦。”在旺角一间肮脏的公寓里,肖说道。这里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办公室,同时兼作临时的卫生诊所。墙上挂着一串串避孕套和阴道解剖图。
一名性工作者在其位于北角的“一楼一凤”单位接受采访。图:Peter Michael/南华早报
肖来自中国臭名昭著的性都——广东东莞。东莞紧邻着香港,那里的水疗中心和妓院受到中国政府的严厉打击。她曾在东莞一家酒店的礼宾部工作,负责打扫卫生和煮咖啡。 10年前,肖和丈夫来到香港。 “钱,都是为了钱。”她说,“我们来这是为了赚钱。”她又找到一份礼宾部的工作,生活还算不错,只是好景不长,她离婚了。离婚后,35岁的肖成了妓女。
她工作的按摩店没有明确说提供性服务。 “周一到周六,我从中午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肖说。 “我们老板把来按摩店的男人领上楼,我和其他女孩轮着过去。”她告诉我。 “不过有时工作糟透了。男人糟透了。他们的要求很多。”
肖和另一名女子合住一间很小的公寓,离她在九龙工作的地方不远。生意好的话,她一个月能赚10000港元。但是,尽管肖还保持着少女一般的旺盛活力,可有件事让她十分不安——她的眼睛开始变红,她开始逃避。 她说,警员突然搜查按摩店时对她们大呼小叫,叫她们排成一排,还拿枪指着她们的头,问她们老板在哪。 “我们说我们不知道他在哪,警员就开始侮辱我们。”
但是现在,应付警员不是她最要紧的事。她正在寻找其他职业,想换种生计养活自己的孩子。肖无疑意识到了自己的年龄,而她在按摩店的工作也有到期的一天。她打算再做两年。
“如果我可以换个工作,我想做时装。”她说。 “现在整天就是工作。我没时间睡觉,没时间吃饭。我没有幸福。”
资料:
不少性工作者们会在生活和工作上遇到困难时向有关的非政府组织寻求帮助。香港也有不少非政府组织的关注对象是性工作者,会为他们提供尽可能的协助。
手机上的客人在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唯一的房间里,一个女孩坐在沙发,很惊讶她是个香港人。莉莉今年23岁,不过脸颊上星星点点的红粉刺让她看上去就像个十几岁的青少年。达到成人的法定年龄却有着女孩一般的模样,这让她成为援交的最佳人选。
莉莉安静却叛逆。她在新界一所中学上学时经常旷课、不爱学习,19岁时因学业困难被学校开除。她对我也有一点点抵触心理,声音轻柔,面带微笑,但只回答自己愿意回答的问题。
一名性工作者在湾仔家中接受采访。图:Edward Wong/南华早报
莉莉和母亲保持着联系。她母亲还住在新界,但对她性工作者的职业并不知情。莉莉也绝不会告诉她。母亲以为她在一间餐厅做奶茶,那是莉莉21岁时找到的工作,干了将近一年。但和中学学业一样,她没能坚持下去。
意识到学习已不再是一条出路后,如何谋生成了摆在她面前的难题。莉莉上网搜索,看到有像她一样年纪的女孩在当地网上聊天论坛发帖,按小时出售自己的时间。于是她仿照别人的个人资料,贴上自己的照片,还留下了MSN联系方式。
莉莉说:“我第一次出去约会,对方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们约在火车站见面,这样比较安全。我们开了房间,只用了15分钟。然后我就离开了,收了他1000港元。 ”当时她刚从母亲那里搬出来,和男朋友一起住。男朋友也不知道她的新工作。现在他们分手了,她没有说为什么,也没回答她是否已另觅新欢。
莉莉说,她从没接待过只吃吃饭、看看电影,不用上床的客人。那样的援交每小时只能赚100港元。钱对莉莉很重要,她只有在来月事时才会休息。
自莉莉入行以来,时代发生了改变。用互联网和客户聊天已经落伍,各种便捷的手机应用,如微信、WhatsApp、Line等纷纷流行起来。莉莉现在就在这些应用上联系客户。但数码革命的到来带给莉莉一个严峻的挑战。
“PK(去死吧)。”莉莉叹着气说。 “香港警员都去死吧,PK。”
一名性工作者在湾仔员警总部抗议员警虐待性工作者。图:Sam Tsang/南华早报
莉莉不再见新客户了,她只和老客户联系,她叫他们“稳定客户”。因为几年前的一次秘密诱捕行动中,她被员警拘捕。一名警员假扮嫖客约她出来,在酒店大厅见到莉莉时,警员拿出手铐铐住了她,把她带回了警局。从法律上说,在互联网上拉客可以视为在公共场合拉客,所以在香港是违法的。
她在一个冷飕飕的房间呆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一名员警走进来,拿着一叠口供让她签字。莉莉说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签的是什么。一个非政府组织建议她交纳法院下达的罚款:她没有能力承受旷日持久的法律战。 1.5米的莉莉被宣判有罪。
莉莉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虽然她说她很喜欢和客户聊天。但她讨厌做爱,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干什么。现在,她在一个倡议团体做义工,帮助性工作者进行性病检查。性工作者不应该被蒙上污名,莉莉认为。和香港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做斗争对她来说很重要。 “我自己挣钱自己花,我没跟政府要钱。”她说。在香港,长期以来,人们对那些申请社会福利的人都有歧视:莉莉毕竟是个香港人。
想要成为女人成为女人,对Saanvi来说还算是新鲜事。之前在南亚的时候,她得知自己是男同性恋。当时她在一家酒店工作。在传统观念很强的家乡,宗教极端主义险些要了她的命。最后她想方设法来到了香港,她发现激素治疗可以让自己的女人梦成为现实。
Saanvi找到一个没有牌照的菲律宾护士,和她一样也是非法移民。她花8000港元做了乳房整形,后来又花了1000港元分六次进行针剂填充。她从她的“同性恋朋友”那里得到激素,她说。 Saanvi现在不仅有胸,还有阴茎。
“有时车上的人指着我叫我男人。我对他们说,"没错,我有个很大的鸡巴。比你们的还要大。"”Saanvi笑着说。
湾仔富士大厦内部,大厦里全是性工作者。图:Nora Tam/南华早报
Saanvi来到香港寻求庇护。她的第一个庇护申请(她受人虐待)被拒绝了,她又接着提交。这个过程变得十分漫长而曲折,Saanvi都不记得自己现在的申请是基于什么法律依据了。她知道因为对生活充满担忧,她永远不会再回家了。她母亲从来没把她当女人看。在Skype上和母亲聊天时,Saanvi告诉她自己还买不起带摄像头的手机或电脑。她母亲永远不会知道,她说。 Saanvi仍然会给母亲寄钱。
家乡带给Saanvi的恐惧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散。有时,她意识到自己特别害怕告诉香港的朋友自己是变性人,尽管这已经显而易见。 “在家里,他们知道我跟别人不一样是因为我说话的方式。”她说。 “我说话像女人,他们听得出来。”
但尽管身份如此,Saanvi没有打算完全变成女人。她想留着阴茎。她的阴茎给她带来了财运。
“客户喜欢它,不然他们也不会找一个女小伙儿(lady boy)。客户喜欢在女小伙儿下面。”她说(他们想要她侵入)。 “他们不喜欢做了手术的。”
北角一名性工作者坐在床上。图:Peter Michael/南华早报
Saanvi被逮捕了两次,两次都被送进了监狱。事实证明,进监狱对Saanvi来说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不允许她服用激素,这对她的精神和身体健康都有损害。第二次监禁的时候,一名心理医生对她做了评估,余下的刑期Saanvi都是在精神病院度过的。她说大部分时间她都被单独关禁闭,而且也不准她服用激素。
由于Saanvi的庇护案正在审理中,根据法律她是不能找工作的。提供性服务是因为她要买普力马林(Premarin)雌激素片,还有帮助她工作时保持清醒的冰毒。有时客户觉察出她是因为嗑药才兴奋,这样的话本来1000港元她会收500港元。 “这从来不是性的问题。”她说。 “这是钱的问题。”
Saanvi刚刚在Tinder上注册了帐号,通过Tinder她可以稳定一段关系,也许甚至是从性工作中过渡出来。个人资料的照片上,她穿着一身他们国家的传统服饰。但是“如果Tinder上有人不付我钱,只是手淫我的照片,我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Saanvi说道。此刻的她也许还没准备好开启一段传统意义的关系。 想透过捐赠或成为志愿者支持青鸟的服务请按这里获得更多信息。您也可以捐赠青跃(恒生银行帐号:264-398397-668)和午夜蓝(恒生银行账号:227-5-090-690)。
文章来源HK Magzine 精彩内容
全港大搜查 黯然销魂叉
香港游踪 | 最后一块净土在哪里?
区区街头小店凭啥入米其林?南早记者马上解密
中环白领下班后玩什么?早就不喝酒,改学咏春了!

一楼一凤首页三:解剖香港“一楼一凤”


解剖香港“
一楼一凤” 一楼一凤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提供色情服务的独有方式,因一个住宅单位内只有一名妓女而得名。据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条;任何处所由超过二人主要用以卖淫用途即可被视为卖淫场所,由此发展出了一楼一凤。“一楼一凤”是香港一种半公开的淫业,这一色情经营方式的存在与发展,是对香港实行多年的禁娼令的一种嘲弄。
目 录
1简介
2背景
3发展
4类似现象 4.1 台湾
4.2 澳门 5相关事件 5.1 第一宗:3月13日,CoCo遇害
5.2 第二宗:3月15日,莎莎遇害
5.3 第三宗:3月15日,琪琪遇害
5.4 第四宗:3月17日,AMY遇害  
简介
 
一楼一凤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种提供色情服务的独有方式,因为在一个住宅单位内只有一名妓女而名。据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条:任何处所由超过二人主要用以卖淫用途即可被视为“卖淫场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赁卖淫场所都可被检控。为逃避法律责任,而发展出只有一名妓女卖淫的一楼一凤。一楼一凤也称为“一楼一”、“161”、“141”和“凤楼”等等。
2背景
一楼一凤多位於香港旧区内的多层住宅单位,分布地区颇广,但以油麻地、尖沙咀、旺角、深水埗、北角及观塘最为集中。一楼一凤多数集中在某条街或某幢大厦个体经营。主要靠报章杂志的分类以招徕顾客,近年亦有在网际网路上招揽生意。一楼一凤内的性工作者因为通常年纪较大,多称「凤姐」或「凤姑」。部分一楼一凤与普通民居为邻,对居民做成一定滋扰,但其行为未抵触法律,因此亦无可奈何。因此,香港一楼一凤一般不抓,而且绝对不抓嫖客。
3发展
香港“一楼一凤”卖淫的“凤楼”,在60年代又称“绿窗妓寨”。这是因为当时用这种方式卖淫的妓女为了昭示嫖客,多将临街的窗户漆成绿色。这种凤楼当时多集中在湾仔的谢斐道一带,风月老手自然会沿径寻去。70年代末,谢斐道改建,“绿窗妓寨”被迫迁址,“凤姐”们纷纷在湾仔的洛克道、油麻地的庙街以及旺角等地筑起新巢。这些地方发展至今已成为香港妓女最为集中的地—区。[1]
到了90年代,因上述地区楼价上涨,“凤楼”为了降低成本,又逐渐向东区的北角一带迁移。同时,荃湾、深水涉这些新开发的地区,也成为“一楼一凤”的新的集中地。香港的“凤楼”在80年代时,通常都在当街的人行道上公开张挂着“泰妹”、“金丝猫”、“学生妹”、“住家少妇”等彩色霓虹灯,并在灯箱上注明“凤姐”所在的楼层、房号。后来港英政府通过一项“刑事罪行修正条例”,规定警方有权拆除一切经营色情业的不雅招牌。为了避免警察的扫荡,90年代以来,这些“凤楼”的招牌大多改为只写明楼层、门号的“12楼A座金宅”、一楼B室芳芳”等做法,看上去绝无淫亵不雅字眼。有的更干脆只在门前贴上一张萤光纸。为了更好地招来生意且又不受警方干预,“凤姐”及操纵者们通常还在报纸上登载,这些多以“征友”、“家庭护理”、“家庭服务”等为幌子,同时附有联系电话或地址。有的甚至注明可提供“全套服务”。嫖客们都清楚,所谓全套服务”,即“凤姐”在接客时不设禁区,可应顾客要求做任何事。同样是出卖身体,“一楼一凤”的价格可以说是较低的。比起夜总会小姐的“身价”来,自是有天渊之别了。而且,同样是卖身,一般日式夜总会,甚至“指压中心”的小姐,也还有选择客人的权利,而“凤姐”则是毫无选择余地的。上述那种“坐床待客”的“凤姐”出于安全计,往往几人合伙租的一套单元房,然后各用一个房间;或集中到某一幢受黑势力保护的色情业集中的楼宇内租房营业。90年代以来,香港警方已数次在扫黄行动中捣毁这类淫业集中的淫窟。除了“坐床待客”的“风姐”之外,还有一类“凤姐”需上街亲自拉客,这类“凤姐”被称为“企街鸡”,多集中在深水涉区的元州街、桂林街、钦州街一带。这些“风姐”以前也是“坐床待客”的,因为年纪偏大,竞争激烈,迫使她们不得不亲自上街“扯皮条”。当她们在街上物色到客人,并讲好价钱后,便会与客人一同上“楼”进行交易。[2]
4类似现象
台湾
台湾是没有一楼一凤的问题的。其基础就在于台湾是比较严格的卖淫合法化(法律管制化)的。他们有制订《台北市公娼管理办法》,订定台北市公娼接客费标准。由政府发放牌照,有牌照的妓女称为公娼,是合法的,在合法的公娼馆里营业。无牌照的叫暗娼,是违法的。对于嫖客和暗娼的性交易,罚娼不罚嫖。暗娼要受到处罚,嫖客却不用受到任何处罚。暗娼受到的处罚包括罚款或三天以下的拘留。和大陆不同的是,拘留必须经法官审理,罚款由警察做出决定就可以。但台湾内政部最近已决定朝非罪化方向改革,将来私下的性交易都不违法。和香港一样。至于是否允许设立红灯区还在讨论中。台湾的公娼馆已在减少,台北已取消公娼。台湾决定将来朝非罪化方向改革。
澳门
澳门的色情行业比香港更猖獗,更公开化,因为澳门除了赌就是黄。 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澳门立法会议员吴国昌。他指出,色情行业在澳门由来以久。吴国昌说:“在澳门赌场里和赌场四周出现那么多从事色情服务的妇女是由来以久,只不过自由行开放后人数更多而已。虽然澳门警方也扫荡过,但只是形式上的表面文章,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在澳门从事色情行业的妇女不算犯法,既不能送入监狱,也不能驱逐出境。”而且,澳门虽然存在一楼一凤,只不过其他的色情行业更发达。
5相关事件
一楼一凤现象的存在,对于香港社会无论是风气,还是社会的安全都是一种危害,也发生了一些惨不忍睹的事件,令人扼腕。
第一宗:3月13日,CoCo遇害
CoCo遇难前在色情网页中刊出床照招徕“顾客”。遇害的第二日凌晨被发现赤裸倒毙浴室内,颈部被花洒胶喉管缠,证实死去至少十多小时,警方调查发现她失去手机及千多元现款。案件被揭发的同日,凶徒再到大埔怀仁街凤楼犯案,用相同手法勒死凤姐莎莎及掠取其财物。14日,疑犯因无性冲动,在家休息一天。
第二宗:3月15日,莎莎遇害
遇害凤姐阿娟,又被称莎莎(30岁),遭凶徒抢劫后,疑被床枕焗死。她与元朗被害凤姐CoCo(35岁)背景相近,同是早年在内地与香港人结婚,育有一名8岁儿子,近年申请到香港,所不同是阿娟到港后,与丈夫已离异,儿子跟随丈夫居住,她则与男友在大埔区同居,并在大埔当凤姐,赚取皮肉钱。
第三宗:3月15日,琪琪遇害
3月17日凌晨约0时45分,警方接一女子报警,称其女友与她失去联络,要求警方协助。警员接报后到达大埔广福路80号一单位,发现一女子衣着整齐地死在大厅。死者身上没有表面伤痕,室内有凌乱搜掠痕迹,死者的手机也失踪。据凶手交待,琪琪遇害日期应为15日晚,当时因凶手下体无法勃起,干脆直接杀人。
第四宗:3月17日,AMY遇害
AMY来自湖南。该凤楼原本为一名叫阿珊的凤姐经营,警方到现场时发现死者舌头凸出,鼻孔渗血,尸体旁边有毛巾,地上留有两个避孕套包装。有消息指,第4宗杀害妓女案,警方初步证据显示,凶手怀疑为死者丈夫,趁出现“杀凤狂魔”的机会,偷桥杀死妻子以图嫁祸。
 
参考资料 1.  参考资料2  .
2.  参考资料  .
揭秘香港特有的“一楼一凤” 香港特色卖淫(组图)
文章来源: 生活百态 于 2013-08-31 20:28:22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香港,卖淫是非法的,为钻法律空子,便衍生了香港特色的“一楼一凤”。一楼一凤是香港性工作者提供色情服务的独有方式,因一个住宅单位内只有一名妓女而名。据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条:任何处所由超过二人主要用以卖淫用途即可被视为“卖淫场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赁卖淫场所都可被检控。为逃避法律责任,而发展出只有一名妓女卖淫的一楼一凤。一楼一凤也称为“一楼一”、“161”、“141”和“凤楼”等等。
为了与周围的普通住户区别开来,这些“凤姐们”自然就需要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做一些清晰的VI(视觉识别)。
说是“一楼一凤”,其实应该叫“一房一凤”比较恰当。因为“凤姐”们为了安全起见,往往都是在一个大厦里面,相邻租下几个房间,形成“聚集效应”。如果这个大厦里面凤姐比较多,就可以称之为“凤楼”。但即使是所谓的“凤楼”,里面也还是有居民居住,或者说单位办公的。
一楼一凤多位于香港旧区内的多层住宅单位,分布地区颇广,以油麻地、尖沙咀、旺角、深水埗、北角及观塘最为集中。主要靠报章杂志的分类以招徕顾客,近年亦有在网际网路上招揽生意。一楼一凤内的性工作者因为通常年纪较大,多称“凤姐”或“凤姑”。部分一楼一凤与普通民居为邻,对居民做成一定滋扰,但其行为未抵触法律,政府一般不予追究,香港一楼一凤一般不抓,而且绝对不抓嫖客。
“凤姐”在香港的命运其实很凄惨,他们不但处在社会最底层,同时安全还经常受到威胁。在香港这两天,媒体正在报道一个杀手接连杀死几个“凤姐”的新闻,据说“凤姐”们现在是人人自危。此外,对于那些来自香港本地的“凤姐”(陀地妹)来说,她们还受到来自大陆“凤姐”(北姑)的有力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香港电影《金鸡》给了我们答案
在电影《金鸡》里,吴君如饰演的阿金正是一个香港本地“凤姐”。阿金可谓职业妓女出身,整个电影将她的成长历程与香港色情业的发展历程乃至整个香港的发展历程结合在一起。当她从鱼蛋妹到舞小姐到按摩女到最后转型为“凤姐”的时候,刚开始找不准自己的定位,只是天天“求神求神,诚意诚意去求神”,可是仍然没有生意上门。这个时候刘德华出现了,告诉她这样做是不行的,关键是她“不够真诚”。她必须要全身心地投入,要以最亲切、诚恳和专业的态度去对待人,哪怕是做“鸡”也要做一只“金鸡”!
许多内地女子也到香港抢生意。
一楼一凤多位于香港旧区内的多层住宅单位或没有安装大闸的唐楼。分布地区颇广,但以油麻地、尖沙咀、旺角、深水埠、北角及观塘最为集中。
凤姐让嫖客进行性交易的房间,大致可分成酒店和唐楼两二类。
据报章报道及社会工作团体非正式资料,现时在香港以此方式维生的女子大多来自中国大陆新移民(约占全部八成左右),俗称“北姑”,也有的称“陀北”。也有本地香港人,俗称“陀地”。此外,也有欧美籍的,但数目不及华籍之多。
在以前,一楼一凤内的性工作者因为通常年纪较大,多称「凤姐」或「凤姑」。但近年来有年轻化的倾向,偶有小于25岁的少女从事,而酒店预约的则更为年轻。

  • [2017一年级语文测试卷]2017四年级下册语文测试卷及答案
  • [人教版初一语文测试卷]人教版四年级下学期语文第一单元测试卷
  • [黄冈小状元达标卷pdf]小学4年级语文下册黄冈小状元达标卷
  • [小学英语四年级unit4]四年级英语下册复习资料_四年级英语下册
  • [四年级上册英语unit3]四年级英语下册复习资料|四年级英语下册
  • [2017一年级期末测试题]2017年四年级下册英语期末测试题及答案
  • [四年级上册英语句子表]四年级英语学习视频|四年级英语必会句子
  • []怎样提高四年级数学成绩_四年级数学的学习方法
  • [必修四数学知识点归纳]数学三角公式_四年级数学三角形知识点
  • [小学四数学下册应用题]小学四年级上册数学期末试卷应用题及答
  • []四年级下册数学补习_四年级数学下册小数乘法练习题
  • [四下数学四则运算试卷]小学四年级下册数学四则运算试卷
  • [][四年级下册数学练习题]四年级上册数学综合练习题
  • []小学四年级上册数学练习题
  • []四年级下册数学补习_四年级下册数学简便运算练习题
  • [小学二数学下册计算题]小学四年级下册数学计算题
  • [四年级上册数学测试题][下册数学期末测试题及答案]四年级下册
  • [小学四数学上册应用题]小学四年级下册数学应用题
  • [小学四年级数学奥数题]小学四年级数学奥数竞赛试卷及答案
  • []小学四年级下册数学学习方法和技巧
  • []人教版小学四年级下册数学知识点复习
  • [2017二年级数学应用题]2017小升初数学试卷_2017小学四年级数
  • [数学日记怎么写四年级]小学四年级数学日记怎么写
  • [][四年级下册数学复习资料]小学四年级数学复习资料整理
  • [小学四下数学期末试卷]小学四年级数学下册期末试卷及答案
  • [四年级下数学试卷分析][四年级下册数学补习]四年级下学期数学
  • [苏教版初一数学试卷]苏教版四年级数学下册第一单元试卷及答案
  • [四上数学期中测试卷][四年级下册科学复习资料]四年级下册数学
  • [四年级期中测试卷数学]小学数学四年级上册期中测试卷及答案
  • [四年级数学期末试卷题]四年级下册期末复习|四年级下册期末数
  • 一楼一凤首页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mwopus.com/fanwen/baogaohuibao/393011.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mwop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