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 > 正文
文章正文

九叶诗派

古诗 > :九叶诗派是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九叶诗派的正文:

一:[九叶诗派]九叶诗派的诗歌创作


九叶诗派的诗歌创作 (一)九叶诗派(新现代诗派、中国新诗派)定义 九叶诗派是40年代后期形成的、一个追求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相结合的诗歌流派,没有共同的纲领和一定的组织形式、由相近的艺术追求而聚集起来。先以1948年创刊的《中国新诗》而被称为中国新诗派,后来又因为1981年出版的九人诗集合集《九叶集》而被称为九叶诗派,也叫新现代诗派。"九叶"是指以辛笛、陈敬容、杜运燮、杭约赫(即画家曹辛之)、郑敏、唐祈、唐湜、袁可嘉、穆旦(查良铮)九个人为代表的一群"自觉的现代主义者",以《诗创造》(1947年7月创刊)和《中国新诗》(1948年6月创刊)等刊物为主要阵地,发表诗作和诗论,在艺术上,表现了现代派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倾向。 (二)九叶诗派的文学史地位 九叶诗派的存在,不止于单纯作为一个诗歌流派的意义,他们对西方现代主义的融汇和创新,对中国诗歌传统的继承和发扬,对于推动中国新诗的现代化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但是,由于时代的原因和他们的超前意识,这个流派的价值和影响在当时不是特别突出,直到80年代九人在40年代的诗歌选集《九叶诗集》出版后,影响才逐渐扩大。 (三)九叶诗派诗歌创作的艺术特征:一种新的诗歌审美原则的寻求与构建 1、文学观念、诗歌理想更具有综合性和现代性。 "综合"是,中国新诗派的诗歌观念中的一个基本观念。九叶诗人感受到了新文学诞生以来各种思潮的交汇,和西方最新文学思潮的冲击,对中国新诗的发展有着较为客观和清醒的认识。他们既反对逃避现实的唯艺术论,也反对扼杀艺术的唯功利论,力求在现实和艺术之间求得恰当的平衡。艾青曾经十分精确地概括了九叶诗派的"综合"的特点:接受了新诗的现实主义传统,采取欧美现代派的表现技巧(如象征、暗示)和自己的艺术感受,刻画经过战争大动乱之后的社会现象,寻找一种新的诗歌审美原则的构建。 2、关注人的精神世界,在这一点上,体现出了九叶诗派和西方现代主义最直接也是最深刻的联系。 对于现代人精神世界的探索是西方现代主义诗人思想和艺术的集合点,而九叶诗人继承了这一传统,完成了对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一次超越。九叶诗派的诗可以称作是"内在的现实主义",与一般的现实主义相比,更强调诗人内心对生活的感觉和升华,表现了对更富于现代性的审美个性的追求。在他们的诗中,很少看到狂喊乱叫式的情感宣泄和漫无边际的现实世界的罗列,更多的是对人生经验的深刻总结以及对宇宙哲学的沉思默想,他们把思想的焦点都集中到了对人类精神世界的探索上。如郑敏的《时代与死》,赞颂的是生命的永恒,陈敬容的《划分》抒写的是对生命的不可捉摸的感觉,穆旦的《我》和《被围者》,表现的是人类的生存困境等。 3、在艺术上,追求诗歌的现实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的融汇,正是在这一点上,体现出了九叶诗派的综合性。 九叶派诗人认为:现实表现于对当前世界人生的紧密把握,象征表现于暗示含蓄,玄学表现于敏感多思,感情、意志的强烈结合以及机智的不时流露。归纳起来,就是诗要关注现实人生、采用暗示含蓄的象征主义表现手法、富于哲理性、机敏睿智,情感和思辨要紧密结合。 首先,九叶诗派的诗歌并不是脱离现实的,而是具有强烈的现实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内容。如杭约赫的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抒情长诗《复活的土地》描写了国统区人民的苦难斗争;杜运燮的《追物价的人》以讽刺的笔法揭露了国统区的通货膨胀;唐湜的《骚动的城》写的是反饥饿、反内战。这些诗都体现出了九叶诗派强烈的历史感、时代感和现实感,他们以人民为本位,人民的苦难、斗争、觉醒、坚忍以及抗战救亡所焕发的无比的创造力,在他们的诗中都得到了特有的深沉的表现。这一美学原则淡化了二、三十年代的现代诗派"纯诗化"理论的性质以及贵族化的特点。 其次,九叶派诗人明确地把"玄学"作为诗学的基本要素,追求思想的感性显现,具有"思想知觉化"的特点。 九叶诗人彻底抛弃了 "诗的本质是抒情的"诗学观,他们的诗既有丰富的感觉意象,又表现出鲜明的知性特征,富于超越性的形而上的沉思。如陈敬容的诗《鸽》中对鸽子的描写"暗红色的旧瓦上,/几只鸽子想飞,/又停下了,/摺叠起灰翅膀伫望",对鸽子的描写实际上暗示的是在人生前进的路上徘徊观望的表现。不仅如此,他们诗中的许多意象都是有深邃的意蕴的象征体,如郑敏的《金黄的稻束》"金黄的稻束站在/割过的秋天的田里。/我想起无数个疲倦的母亲,/黄昏路上我看见那皱了的美丽的脸"。在这首诗中,"金黄的稻束"这个意象象征的是"疲倦的母亲"和历史,诗歌显示了一切劳动的收获都源于伟大的疲倦,揭示了人们劳动的价值和意义以及所付出的牺牲代价。这种理性力量的介入,大大增加了诗歌的表现力度。 第三,九叶诗派诗学中象征的涵义是"表现手法暗示含蓄"。 九叶派诗歌语言清晰准确,但是诗意却朦胧含蓄。如辛笛的《风景》中的诗句"列车轧在中国的肋骨上,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表现了对社会全景式的批判;杭约赫《复活的土地》中的诗句"人与人之间稀薄的友情,是张绷紧的笛膜:吹出美妙的小曲,有时只剩下一支嘶哑的竹管",这种"自由联想"式的意象组合诗,省略了意象和意象之间的连接链条,很多诗的情绪在表现上是通过具体的意象来暗示和象征的,所以诗意的明确性被削弱,变得朦胧含蓄,让人回味无穷。 4、强调诗的思维和语言的根本改造,这一点集中体现了九叶诗人的反叛性和异质性。 九叶诗人认为,要实现诗的现代化,就必须对诗的思维方式进行改造。这样,就产生了他们对"现代诗"的定义。九叶诗人认为"现代诗是辩证的(作曲线前进)、包含的(包含可能溶入诗中的种种经验)、戏剧的(由矛盾到和谐)、复杂的(有时也是晦涩的)、创造的(诗是象征的行为)、有机的、现代的"。 与思维的改造相联系的是语言的改造,九叶诗人反对当时流行的对于民间语言、日常语言、及散文化的无选择的崇拜,提醒人们要辨别"诗"的散文化和"散文"的散文化、生活语言和诗语言、逻辑本文和诗本文之间的不同。这里面所包含的对早期白话诗的偏颇的纠正也是明显的。 九叶诗人中除了总体特征的相同或相似外,每个人又都有其独特的风格,如郑敏的诗的风格像雕塑,深沉而静穆;杭约赫、唐祈的诗气势宏大、热情奔放;袁可嘉的诗形式严谨而意蕴深沉;杜运燮的诗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于讽刺和幽默对抒情的渗透;唐湜的长诗具有宏大的气象和浪漫的激情……,每个人都以其独特的风格充实着现代新诗的百花园,穆旦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二:[九叶诗派]辛笛:“九叶诗派”的“另类”诗人

辛笛:“九叶诗派”的“另类”诗人
杨斌华 《 中华读书报 》( 2012年11月21日   03 版)
    作为“九叶诗派”的代表诗人,辛笛先生在中国诗坛上的地位与成就是早已获得公认的,他的诗已然成为中国现代新诗新宝马娱乐注册送28元的一部分。
    王辛笛先生的诗向以独特的语言风格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见长,特别注重个体的生命和情感体验,主张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企求艺术性和思想性的统一。他认为诗人不应当满足于浮光掠影的表象描写,而应该注重保持诗与人生现实的平衡,追求对现实作出深切透彻的表现。但是,诗人的笔锋又并不太多触及社会现实,对黑暗社会状况往往是痛苦的愤懑多于尖锐的抨击,大多陷于一种苦闷焦灼的矛盾心理。面对紧迫的社会问题,有时较难显出明朗坚实的自我拼争,渗透其里的面对现实的那种踌躇矜持,在他身上也有明显的体现。
    九叶诗派创作上的共同特色或对新诗艺术发展的独特贡献,就在于既坚持新诗反映社会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现实的一贯主张,又力求使人民心智与个人情感的书写互相沟通;他们继承民族诗歌(包括新诗本身)的优良传统,借鉴西方现代诗艺,探索现代诗的中国道路,因而对新诗发展具有独特的历史贡献。王辛笛先生的诗歌创作正是在这个基础和前提之下进行的艺术突破和再创造。王辛笛先生早年留学英国,深受西方现代派诗歌和艺术的影响,勇于在诗歌艺术上进行尝试和探索,但同时王辛笛先生也深受古典诗词的熏陶,所以他的诗具有婉约和醇厚的气质。也就是说,王辛笛先生具有将中国传统的古典主义和西方现代主义结合起来的艺术自觉,他在与古典诗歌寻求对话的过程中,开始尝试恢复与传统诗歌精神的联系。因此,我们能够看到,王辛笛先生的诗歌不仅有对意象的探索,对语言多样化的追求,同时还融入了自己的社会使命感,以及对人生时世的深刻思考。 
    当然,与“九叶”诗人总体的特点相比照,辛笛先生的诗又是其中的另类。早在20世纪30年代末, “九叶”诗人受现代派诗人的影响,曾提出过从诗歌的领域“放逐”抒情。这被认为是现代派表现手法上的一条新的出路。与“九叶”诗人最后形成的追求思想感觉化和寻求客观对应物相辅相成的象征主义客观抒情方式比较,辛笛先生的诗的风格既有所呼应,譬如他作品里光色明暗的氛围把握,抽象观念(词)与具体形象(词)相互嵌合的手法,都是思想感觉化的一种实践与表现,也是对说明式的诗的抽象传达的反拨,同时,他的诗又因为那种古典诗的氛围、意境的营造,而在“九叶”诗人中独辟蹊径,自成一格。
    我以为,研究王辛笛先生以及其他九叶诗人的成就和意义,不仅应当将其放置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之下来考察,还可以与以朦胧诗发端的当代新诗的发展流变联系起来,从而对文学传统的承续、变异与发展有新的体察和发现。比如朦胧派诗语言结构上出现的奇特修辞,在九叶诗派中屡见不鲜——辛笛先生在诗歌语言上就喜欢使用抽象观念与具体形象嵌合的手法;另外,朦胧派诗人顾城与辛笛先生也有着颇为相似之处,他们的诗都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从生活中摘取一片断一情景,化炼成诗,表达出纯净而丰蕴的人生情怀。辛笛先生很多诗歌都喜用印象派手法来写,景象明彻动人,而顾城则更注重强烈的主观感受的抽象外化,颇为引人注目,二者的诗歌都具有天籁之音的共同气质。我想,在语言技巧和手段的层面,倘若能够作深入的比较研究,我们将会更细致地体察到他们孜孜以求的一种艰苦努力,那就是使诗的意象具备知性的深度和韧性,在字词之间支持开张力,使新诗语言更加凝练坚密。
    辛笛先生的文学成就以及整个九叶诗派的创作值得我们不断地深入研究和学习,它对当下的文学发展更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辛笛先生一生笔耕不辍,其最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够随着时代的变迁,既持守自我风格,又不断追求变化创新,始终洋溢着生命的活力。而这又是辛笛先生所一贯遵从的生活和做人的原则:即永远保有一颗童心,一颗纯净而透明的心,一颗对生活充满热情与好奇的心,这是一个优秀的诗人需要具备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品质和条件。

三:[九叶诗派]《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诗与思的完美结合

2018年05月11日15:35 来源:《创作评谭》 育邦
从某种意义上说,日趋成熟的现代汉诗也正是从20世纪40年代才显露出其特有的外形、技艺、特征和内核。现代汉诗的形成经历了从白话诗到新诗的流变。白话诗首先解决了语言问题,即不再要求用文言用格律来作为写诗的基本先决条件,白话成为被认可的诗歌写作语言。而新诗,即在意识上,写作方式上,写作技巧上寻找更为深入生命深入诗歌的全方位努力,它以西方现代主义诗歌作为显而易见的参照物,即便这一宏大的参照体系是如此庞杂和不易把握。
九叶诗派是20世纪40年代中国新诗的重要流派,其主要特征是与西方现代主义诗歌艺术保持着密切联系,因而也被称为“中国式现代主义”诗歌流派。九叶诗派也是新诗发轫努力的最主要代表。从诗歌技艺和取得的成就而言,九叶诗派无疑是“五四”以来中国现代文学的重要收获。九叶诗派中有辛笛、陈敬容、唐祈、唐湜、穆旦、郑敏、杜运燮、袁可嘉、杭约、王佐良、徐迟、李白凤、马逢华、李瑛等一大批取得相当诗学成就的诗人。稍作深入的阅读和研究,我们就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九叶诗派的精神资源和艺术源头相当一部分来自稍早和同时期的西方现代主义诗歌,从诗歌观念到技法技巧莫不如是。
对于西方现代主义的参照和借鉴,成为九叶诗派中被历史定格的“伟大传统”。艾略特说,一个诗人“他的作品,不仅最好的部分,就是最个人的部分也是他前辈诗人最有力地表明他们的不朽的地方。我并非指易接受影响的青年时期,乃指完全成熟的时期。”也即喻明,影响和传统无处不在,九叶诗派在喝着“狼奶”中日趋成熟。由于因缘际会,九叶诗派在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里从现实、阅读或翻译中遭遇了奥登、里尔克、瓦雷里、叶芝等西方现代主义伟大诗人。
正在这一背景下,永波先生的专著《九叶诗派和西方现代主义》显得尤有意义。永波既是一名身怀现代主义诗歌绝技的诗人,又是一名知识储备丰富、理论学养深厚的诗歌研究专家,这双重身份使得永波成为研究这一问题的最佳人选。该书可谓“诗与思的完美结合”。作者历时数年,不畏艰辛,“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深入探讨这一问题并多有建树。该书从三个层次即诗学思想、精神意识、具体微观技艺上对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诗学的影响关系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考察,深入阐发外来影响与九叶诗派之间的可比点和结合点,发现影响接受上的变异与转化。考察这段已成为文学史的文学事实,对于明鉴我们今天的诗歌写作与西方现代主义诗学资源之间合理利用和融合嬗变更具现实意义。
作为一本学术著作,该书理论体系完备,填补国内研究的空缺,拓展了此领域的研究空间。我想,这得益于永波对相关资料的充分收集、对于西方现代主义理论的精准清晰的理解和掌控及其日益深入的学术研究。同时,作为诗人的作者也并没有把学术规范视为畏途,而是在尊重学术规范的范畴下游刃有余地充分探讨了此问题。
作为诗人,作者调动了自己诗歌写作中的经验、情绪和感觉,在各种目标文本中不断“细读”,熟稔地运用了“新批评”的解读方式,通过对九叶诗派诗人作品和艾略特、里尔克、奥登、叶芝等诗人作品的对照阅读,厘清了它们之间的异同。同时,对于九叶诗派的理论基点,作者也不惜笔墨,从大量的西方文论中寻找它们之间的亲缘关系,譬如对于“纯诗”、“荒原意识”等重要诗学理论的源流梳理就卓有成效。我原来对九叶诗派所提出的诗学理论颇觉隔然,经过作者的井然有序而又不失诗意的梳耙整理,这一切变得豁然开朗,意趣盎然
引起我注意的是,永波坚定地以当代中国的视野,对九叶诗派和西方现代主义的诗歌成就进行了比较,这对于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因为直到今天,作为诗人,我们依然不停地借鉴学习西方诗学潮流,并不断与自身的写作经验融合汇流。   
永波还深入九叶诗派的“本土化”领域,多方面讨论九叶诗派诗人的中国文化传统和中国经验与西方诗歌经验的融合、分蘖、成长、排异等复杂而细微的问题。在写作过程中,作者通过强有力的思辨,不时闪烁着睿智的观点,广泛地阐释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诗学在总体上的趋同和局部的微妙差异,敏感地给予这些文学事实以相应的学术命名,从而从容地抵达跨文化的理论高度。
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之间的瓜葛所带来的益处和问题所在:“九叶诗派在接受西方现代诗学影响中,固然因其与现实的密切结合,而显示出可贵的道德承担和美学自律的结合,但也正因为与现实过于紧密的纠缠,而使其诗歌还仅仅局限在‘生存之诗’的层面,而难以抵达‘存在之诗’的胜境。”诚如斯言,可谓真知灼见!作为当代人,我们既不应该贬低九叶诗派的写作成就,也不应该夸大其辞说他们达到如何如何的诗学高度!我们中国学人往往宅心仁厚,为“逝者”讳言,也常为研究对象讳言,最后的结果就是研究对象的一切都是好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作者一贯抱着这样一种诚挚的学术态度来展开研究。作者正是以客观冷静的态度评述他的研究对象的,这相当难得!他细致深刻地缕析了我们民族诗学传统上的孱弱之处,从灵魂、宗教救赎等角度来分析中西方诗学的哲学基础的迥异而带来诗学文本的差别,既令人信服,又有现实意义。
由于批评家知识背景的差异以及精神本身的强度不同,国内大多批评家在进行比较诗学研究之时,效果往往是差强人意。而《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一书的出现,大大扭转了这种无力的局面,并给学界奠定了一定范围内的学术标杆和学术方向。我想,这也许是它作为学术著作的现实意义。

九叶诗派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mwopus.com/gushi/352010.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mwop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