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志 > 正文
文章正文

一日囚

日志 > :一日囚是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一日囚的正文:

一日囚篇(一):一日囚 - Qzone日志


 
[转] 一日囚
分享
转载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转载自 月祭¢风 2010年10月30日 16:09 阅读(5) 评论(0) 分类:休闲搞笑
举报
字体:中▼



   B先生死了。就在他搬进这座大楼不到二十四小时。    B先生是昨夜,不,准确地说是今天凌晨0点住进来的。那时夜雾弥漫,有两个黑衣男子陪着他,拎着三只大提箱,敲开我值班的房门,要租一间不带家具的房子。这个要求有点奇怪,因为大多数人都想要有家具的房间。    "请问你们要租多大的屋子?"我打量着B的光头问。他戴着眼镜,苍白而又腼腆,脸上有种愁苦的模样。    一个黑衣男人说:"最小的单元就可以了。一间卧室,带厨房和洗手间。"    "请原谅,三个人住这么小的房子是不是太挤了......"我说。    黑衣人面无表情,指了指B:"就他自己住。"    "好吧,您想租多久?半年还是一年?"我问B。    B先生低声说:"一天......"      "什么?"我没听清楚。    黑衣人说:"租一个月吧。这是你们最短的租期?"      "对。"我拿出登记簿,让B写下自己的名字。黑衣人付了一个月租金,然后我带他们上电梯,到了大楼16层的那个小套间。       B先生对客厅表示满意,但他抱怨房子的视野太狭窄了。黑衣男人们冷淡地沉默着,把大箱子打开。里面竟装满了简易家具——折叠的帆布衣柜、充气床垫,还有一些换洗衣服。最后,B安顿下来,一个黑衣人看了看表,说:"8月18日了,现在是凌晨0点整。"  两个黑衣人走了。我对B说:"早点休息吧,希望您在这里住得愉快。"    他点头说:"是啊,愉快......我不会打扰你们太久的。"    "您说什么?"    一瞬间,他眼睛里流露出虚弱和渴望,好像要说什么。我被吓住了。但他马上恢复了常态,也就是说,恢复了那种腼腆和愁苦的模样。    "麻烦你了。请让我休息吧。"他客气地把我送出门外。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昨夜。    仅隔二十几个小时,B就死在房间里。他死后形容枯槁,看上去老了很多。    那两个黑衣人穿过夜雾走进大楼,还带了一位医生模样的人。我现在还不懂,他们是如何预知B先生的死讯的。当他们要我打开那间屋子的门,发现B毫无生气地躺在客厅地下时,他们一点也不惊讶。医生走过去,翻开B的眼皮,然后摸摸他的脖子,转身对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    "他死了。"    他们想抬起B先生的尸体,我拦在门口说:"等一下,我应该去报警。还有,我都没有发现他已经死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个黑衣人走过来,低沉地说:"不必报警。"他拿出一份证件给我看,那是种让人无法怀疑其权威性的身份证明。我沉默了。    他们在房间里翻来翻去,把所有简易家具拆开,每一件衣服都抖开来看——我发现那些衣服都很旧,而且都是一模一样的套装。B在这儿住了还不满一天,难道能在房子里藏什么东西吗?最后,他们将屋中的一切装进大提箱,抬起B,消失在门外。只剩我一个人站在四壁皆白、空空如也的房间里。    对这个死去的人,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认识他只有二十几个钟头,但却像是多年的老友似的。细究原因,大概是他每次见我都表现出老友一般的熟络。    B先生真的有些古怪。他的精力一定非常旺盛,单看外表会被欺骗的,他苍白憔悴,仿佛弱不禁风,但是他整整一天频繁地出入于大楼内外,仅仅被我看见的就有十几次。他好像可以突然间出现在这里,又突然间出现在那里。
自从午夜安排好房间,我第一次看见B先生竟是在半分钟后。谁知道他是怎么样飞快地、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楼,无声地站在我旁边。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他眼睛红红的,仿佛换了一个人,急切地问我:"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莫名其妙地说。  "现在是几点?几号了?"他梦游一样问。  我几乎被他吓住,很快地回答:"8月18日凌晨......0点过1分。您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他没有理睬我的问题,呆了呆,说:"哦,是这样......谢谢你。"  他回去睡了。但早上3点钟,我竟透过窗子看见他在楼外。他佝偻着身子,从雾气里慢慢地移动过来,苍白的脸像一盏昏灯。我赶忙出去,打开玻璃大门。他疲倦地走进来。    "您才安顿下来,不好好睡一觉吗?"我说,"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什么?"他愣了一下,然后说,"哦,我不累。我出去的时候,你没看到?"    我迟疑地说:"可是,楼门一直是锁着的啊......"难道他是从十六层的窗户中爬下来的吗?    "是么?"他微笑,"你记错了吧。我是从这里出去的。"    他的背影蹒跚着走进电梯,我锁好楼门,回到值班室里打盹。    早晨七点半,他经过前厅,对我说:"早上好!"    "早上好!"我很惊讶,他只睡了这么一会儿,居然有精神出去散步。    奇怪的是,只过了几秒钟——至少在我的印象里,只过了很短暂的时间——又看到他经过前厅向楼门外走去。他冲我打招呼,就像刚才没见过面似的:"早上好!"    我诧异地望着他,他走出了楼门。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乘着一辆出租车停在楼外,慢慢从车上挪出来,疲惫不堪地走进大楼,也不理睬我,直接上了电梯。    B先生怎么了?他在外面这一个小时做了什么?我想得走了神,却又看到他微笑着从我面前经过,道了一声:"辛苦!"就去按电梯的按钮。    我捧住头,使劲闭上眼睛又睁开。我疯了吗?我的大脑提前老化了吗?我在做梦吗?    我在前台上趴了一会儿,想养养精神。一抬头,就看到B愁苦地在大厅里走动着。我下意识地弹了起来!他对我羞涩而凄凉地笑笑:"我丢了件东西......"他茫然地说,"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您丢了什么?"我问他。    他摇摇头,走出了楼门。    我跟着他走到门外,身后有只手拍了拍我的肩,真是差一点叫我跳起来!    原来是住在1608号的那位老寡妇,她非常神经质,而且,说起来她还是B先生的隔壁邻居。    "他叫什么?"她伸出一根瘦得像巫婆的手指头,远远指着B先生的背影。    "B。怎么啦?"我问。    老太太低声说:"他很怪!"    这我知道,但怎么跟她说呢?    她看见B消失在拐角,把嘴凑在我耳边说:"刚才我听见他的房子里有人在哭!"    "哭?"我觉得她太敏感了。    "没错!我趴在门上听到了!"她忽然转向里面,脸上皱起惊恐的纹路。  B先生又从里面走出来了。    我也百思不解,但是客气地问了一句:"您丢的东西找到了吗?"    "什么?"他抬起头来,惊疑地望着我,"什么东西?"    真是莫名其妙。    他走出楼门。老太太拉着我跟出去,停在阳光下面,悄悄地说:"一个妖怪!"    B在远处上了出租车。我转过身,想着老太太的话,无意地向上一瞥。    我看见十六楼上,B先生房间的窗内有个人影。我退远几步,用手遮住阳光重新分辨。没错,是他的房间。那个清瘦而衰颓的人影移到了窗帘后面。我吓出一身冷汗。    "你看见了?你看见了?"老太太激动地念着。    我扯着老太太,在她的心脏和腿脚允许的情况下尽快跑到管理室,拿上电棍,乘电梯上了十六层,在B的门口站住。我们紧张地倾听着。    "B先生!您在里面吗?"我轻轻敲门。没有人回答。    老太太尖利的手指掐得我生疼。我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必须搞清楚。我手握电棍,走进宁静狭小的房间。    里面空荡荡的。    老太太干瘪的嘴唇哆嗦着。"他是个妖怪,他是幽灵......"她惊惶地转动脑袋四处张望,好像这间屋子里真的有什么看不见的幽灵。    "我们快离开吧!"她使劲拉我的衣服。我也害怕了。    就是这样。我确实在今天一天里看到B先生十几次出入于楼门内外。而且,他的容貌像雾中的猫头鹰一般不可捉摸,一会儿苍老,一会儿又变得比较年轻。他的衣服也时新时旧。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幽灵的,但我拿不准B先生是什么。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拿着一副纸牌走到前厅,要跟我玩一会儿。    我无法拒绝,他明显的苍老了,真奇怪。而且他眼睛下面有暗淡的黑晕,目光仿佛是发高烧的病人。    他向我展露出令人惊叹的牌技,就算我把牌洗得再彻底,他还是能记住每一张牌的位置。我更加相信他是个隐藏在现代城市里的巫师。    最后,他把牌丢在台子上,说:"这一点也不神秘,我不是什么魔法师。年轻人,去买一副偏光眼镜吧。这牌留给你。有些时候你会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换一副眼镜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真的托人去眼镜店帮我买了副便宜的偏光镜,戴上它再看那副纸牌,原来每一张的背面都用特殊墨水做着标记。    这是B先生教我的一件最有趣的事,也许他另有用意,但我没有猜破。    吃过午饭,我发现他站在楼门口,呆望着对面的路灯。    "天气很好。"我小心地跟他打招呼。    "是啊,天气每次都是这样。我倒希望某一次看见下雨。"他更像是在喃喃自语,然后他奇怪地说,"你瞧那盏路灯,"    "路灯?"    "对,它一直在那儿吗?"    我仔细看了看路灯,又看看他:"当然,它早就在那儿,一直在。"    "它......没有......没有被打破过?"他耳语似地问我,仿佛心怀恐惧。    "没有吧。"我摇摇头。这是拿不准的,附近的顽童很多,而我来这儿当管理员才两个月。    他问出一个令我浑身发冷的问题:"你没看见过路灯碎片从地面上飞起来,自动地重新组合好吗?"  
阳光灿烂,他的脸还是那么苍白。我的心像被看不见的冰冷的手狠狠捏住了。他看出我在害怕,就笑一笑进去了。    老实说,才认识一天就能让我这样害怕的人,B先生算头一个。    我不敢再主动招呼他。下午我又看见他进进出出,来来去去。有时也跟我说话。但没有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    夜里,他就死了。    两个黑衣人把B的尸体和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搬走以后,我站在他的卧室里茫然四顾,雪白的墙壁,一尘不染的地板。黑衣人想在房间中搜寻什么?B先生难道真的在这里藏了东西吗?回忆着B的种种诡异之处,我感觉这房间把我的心牢牢吸引住了。这里留着他的灵魂,我荒唐地对自己说。    突然,在灵机一动之下,我从衣袋里取出那副偏光眼镜。戴上它后,我惊呆了。    老天哪,墙壁上写满了字。        毫无疑问,这是B先生特意写给我的,他成功地瞒过了那两个黑衣人。我把门从里面锁好,回到卧室激动地读着墙上的字。这儿写着一个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我写下这些,是因为我预感到自己就要死了。我一直渴望对人说出自己的遭遇,但我不敢。现在,我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世界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在墙上写字是因为:1,他们在最后会把所有能移动的东西都拿走,留下的只有墙壁;2,用这么原始、简单和不可靠的办法才能骗过他们。你很聪明,理解了我对你所做的暗示。    我死后没人能看到我的坟墓,让我来悼念自己吧:B,65岁,死于长久的孤独和生命力枯竭。他是个罪人,然而又是个可怜的牺牲者。我在这个地方,在这一刻,被囚禁了十年。    十年。    噩梦是这样开始的,由于人类共同的弱点,我犯了罪,大罪。在我的世界里,在你还没有见到、无法想象的世界里,我得知自己将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法官说:"你被处以一日无期徒刑:在有生之年,你将永远过着同一天—我们为你随机选择的那一天,2008年8月18日,你的一切生命活动都只限于这二十四小时之内,直到自然赋予你的生命结束。作为一种人道主义的优待,你可以在一座热闹的都市中服刑,但在服刑期间,你不能对周围的任何人提起关于你和你所受的刑罚,否则,我们将把你转移到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内,在孤独中度过刑期。"    你理解吗?朋友,这是无止境的噩梦。    据说我是第一批被处以时间囚禁的罪人之一。他们还不能了解这一技术的全部内涵,我们算是实验品。    一开始,我对这刑罚的可怕之处还没有真正的体会。这是座热闹繁华的城市,处处充满生机。我住进自己的房间,对置身于开放的大世界里感到高兴,我透过玻璃窗观察下面的人群,不准备担忧以后的日子。    第一天——我这样说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其实我度过的这十年,这三千六百多个日子,对你们来说都是同一天。第一天,我早早地起了床,打算出去散步,呼吸一下这座都市的空气。我的邻居,1608号的那位太太——她真是个细心人——热情地问候我。    "您好!您是新搬来的邻居吗?"    我答道:"是的。很高兴认识您。"    "您从哪里来?"    我把早已编好的谎言对她说了一番。她最后说:"希望您在这儿住得愉快!"    在楼下我对你打了个招呼:"早上好!"你对我报以关心。  走到大街上,我在拐角处的报童手里买了一份报纸,先看了看日期:2008年8月18日,头版的新闻很吸引人。我过马路,在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早餐,巴西咖啡和烤面包。我看报纸,咖啡馆老板对我说:"我觉得您很面生。"    "对,我是刚刚搬来的。"我回答。    "喜欢我们这里么?"    "很好,大家都很友善,咖啡很香。"我向他微笑。    接下来我去公园散步,看场电影,吃午饭,在市政广场坐着喂鸽子,逗弄躺在婴儿车里的小孩。    吃过晚饭后,在街道上漫步,直到疲倦才回家。我躺在床上睡觉,一觉醒来,仍然是2008年8月18日。    第二天(还是按照我的习惯说的),我在同一时刻出门。1608号的太太站在楼道里问:"您好!您是新搬来的邻居吗?"    我答道:"是的。很高兴认识您。"    "您从哪里来?"    这真有趣,我又一字不差地说了那番话。她最后说:"希望您在这儿住得愉快!"    我又在下面问候了你,在街拐角买了同一份报纸:2008年8月18日的日报,头版的新闻对我来说早已是往事。我过马路,在对面的咖啡馆里要了早餐,还是巴西咖啡和烤面包。我看报纸,咖啡馆老板对我说:"我觉得您很面生。"    这一切都像钟摆一样准确。    我说出了跟昨天一模一样的回答。我感到自己好像一个无意间走进一部老电影里的客串者,我知道电影里发生的一切,但其他角色却对此一无所知。    公园、电影、午饭、鸽子、婴儿车里的小孩......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事,唯一不同的只有我。不,唯一不同的只有我的心。我很清楚,这个日子我已经是第二次度过。这感觉真怪,2008年8月18日,这一天是否像录像带一样永远保存在某处,保存在宇宙的一个神秘角落?而我则被施了咒语,一次次地进入这盘录像带,带着了解一切的心,却被迫重复着一成不变的情节......    在开始的几天里,我并不沮丧,也没有害怕。甚至还抱着一种优越感和好奇的兴趣,观察这发疯的世界。我按照固定的时间表过日子,我记熟了在每个时刻、每个地点将遇到的人,以及他们将做的事情。我背诵着自己的台词,还在心里替对方念出他想说的话,我暗自对他说:"嘿,我知道你下一分钟要做什么。"    但我很快厌倦了。如果你觉得生活中的某个日子是快乐的、丰富多彩的,那只因为它是唯一的,是转瞬即逝的。永不逝去的一天是可怕的一天,它会由新鲜变为陈旧,变为腐烂,变为恶毒。    我默默地服刑。第一个星期,我快乐;第二个星期,我累了;第三个星期,我愤怒;第四个星期,我想到死;第五个星期,我知道自己将会发疯。  真不可思议,在同一个人身上,在同一天,竟可以承载这么多的眼泪、愤怒、挣扎、绝望和疯狂。我躲在房间里痛哭,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时间囚禁之刑,无法打破、不能逃脱的监牢。    有一种魔力笼罩着我,每当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周期即将过去,我似乎要追随着时间之流,冲破牢笼;那魔力一下子又把我拉回二十四小时之前。于是一切周而复始。我又开始见到昨天见到的人,重复昨天做过的事。最可怕的是,只有我清楚这一切,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我多羡慕他们,多嫉妒他们!对他们来说,我被永世困在其中的这一天只是生命中的千万个平凡日子之一。他们将无知无识地度过这普通的一天,然后把它忘记,走进我永远也看不到的"明天"。可我呢,我还要在循环往复的苦刑中挣扎下去,得不到一点同情和援助......  而且,要知道,除了我自己之外,其余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固定不变的,在每一次循环当中比原子钟还更稳定。所以,我必须注意每一件事的准确时刻,以免与这个世界脱节。我有一个固定的时刻表,精确到秒。在这钟表般的世界里我是唯一可变的因素,但我却要强迫自己成为钟表里的一个零件。我是罪有应得,但我要告诉你,这种刑罚过于残酷了,即便是对我这样的罪人。    时间的囚徒,比空间的囚徒更可悲。全世界都与你无关,只有你独自在不变的时光中老去,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比死亡还苍白的生活。  时间是多么可怕、伟大和不可驾驭的东西。我是想说,当猴子学会了一种把戏,它只能想到凭借这把戏来换一点食物。人,只有人,才会把他所掌握的一切权力和知识都用于"惩罚"。    在无数次孤独的发作之后我决定破坏规则,看一看能给世界造成多大的麻烦。我扔掉了时刻表,故意在头一天的早上七点三十分整出门,而在第二天早上的七点三十分十五秒出门。我在比平时晚半分钟的时间进入咖啡馆,要热面包卷和冰咖啡。在下一个循环中,再晚半分钟进去,要蛋糕、柠檬冻和香草冰淇淋。我选择不同的时刻——但相差不超过一分钟——从报童手里买报纸。我在每个循环中换着看不同的电影。我这次踩死一只蜗牛,下次却把它从地上捡起来放进草丛里。出于一种可笑的仓惶失措,为了逃离牢笼般的感觉,我曾经到处乱跑,跑到城市的边缘,再乘坐出租车回来。    我在郊外过夜,仿佛希望这能帮助自己奇迹般地逃离被困于今天的命运。我蜷缩在草丛中,看着星星。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每一秒钟都在心中撞击出宏大的回响。午夜十二点,我激动地坐起来,在星空下奔跑。我狂喊着:"出租车!出租车!"我上车就问司机:"现在是几点?今天是几号?"    "0点十分啦。您喝得够多的,今天是8月18日。"司机说。我的心沉了下去。汽车穿过入睡的城市,停在被夜雾笼罩的大楼前,已是凌晨三点,我还要回到那间小屋,回到监牢中的监牢里睡觉。    我的歇斯底里症发作了不止一次。我幻想着,在某个特殊的时刻"再次"进入大楼,就能打破魔法。我从郊外回来,在午夜十二点整走进楼门,问你:"几点了?今天是几号?"    小伙子,记得吗?你说:"十二点啦,您住进这儿快有一整天了。今天当然是8月18号。"就是这个时刻,魔法的转折点,我要在你的见证之下突破了......我激动万分,盯住你,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又问你:"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仅隔几秒钟,你就像完全忘了刚才的事。我有种不祥的感觉,我说:"现在是几点?几号了?"    你惊讶地回答:"8月18日凌晨......0点过1分。您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你知道当时我是多么绝望吗?    我还有过更疯狂的主意:我想带着几个人走得远远的,走到郊外去。晚上,我们围坐在篝火旁,我要在午夜时分讲一个故事。当时钟越过12点、又回到二十四小时前的瞬间,我会看到什么情形?那几个人会像幻影一样消失吗?他们又会看到什么?他们会发现自己忽然从家里的卧室中来到了野外吗?    我不敢做那样的实验,风险太大了,可能会伤害别人。我只能用自己作实验品,给世界找一点小小的麻烦。    世界没有垮掉,无论我怎么躁动,都像笼中困兽的挣扎一样无济于事。只有寥寥几次,我从你和别人的目光中看出了诧异与恐惧。你们发现了吗?我不清楚。  本来我有种可怕的猜疑:这刑罚只是一种心理层面的感受,只有我的"灵魂"(我只能这么说)被硬生生地剥离出来,拉回一次次循环的开始,而肉体则像行尸走肉一样,僵硬地重复着比钟摆还准确的固定行为。也许为了打消这种恐惧,我才故意在每天的行动中做了一点变化。没有遇到阻碍,而且,我慢慢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衰老,我放心了。    如果你的外部行动被限制在一个小范围内,那么你会发现,心灵的活动将变得十倍百倍地丰富和激烈。我不是科学爱好者,但现在却对时间这个东西产生了兴趣。我很想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方式被一次次拉回8月18日的凌晨0点。我还想知道,时间是什么,被困在时间中的人又如何与世界发生关系。  后来的日子里,我一直在观察和思索。这样反而不太难过。我列出了几种被抛入时间循环的方式。    第一种,像那些物理学家所说的,每当我被"拉回"一次,时间就在这里产生了一个分枝,出现了一个新的"平行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除了我本人,其余的一切都与原来的世界相同。但是,我有证据否定这种理论:这个新世界中的人将不会知道原来那个世界在8月18日发生的事,可有一次,你突然问我:"您丢的东西找到了吗?"我大惑不解。想来这是因为在后面的某次循环当中,我将丢失一样东西,而时刻却在此时之前。后来证实了这个猜测,我的钱夹丢失了,时刻是上午九点。    还有一种最简单的解释:8月18日这一天是固定不变的,只有我一次次地回到这天当中,重复我的生活。但这会造成一个难点,我反复地度过这二十四小时,度过了三千六百五十次。我一个人在此期间所耗费的物质,比如水和电,会超过整个大楼中其他居民用量的总合。难道没人发现这桩怪事么?  有一次,我一言不发地走到大楼对面的路灯底下,脱下鞋子,用它打碎了路灯。然后我穿好鞋走回大厅里。当时你惊讶极了,你一定认为我发疯了。不,我在思考问题。    在路灯被打破后的整整一天里,我记住了每个人看着我的神情、对我所说的话。次日(我习惯的说法),我一早就发现路灯好好地立在那里,当然啦,我还没有去打它呢。这一天真的与前一个循环大不相同。    我的存在使世界变得充满悖论。我在这次循环当中,在上午九点打碎了街上一盏路灯,那么在别人即旁观者眼里,这盏路灯在九点之后就应该不存在了;但在此次循环之前的那些天里,路灯一直存在到一天的结束。旁观者究竟会"记得"那一种情况呢?    记得我问过你,在一个中午。你完全不知道我打碎过路灯。    我的最后一个猜测是:每当一个循环结束,我就仿佛被单独拉出这个世界,而那神秘的魔力,即操纵时间的力量,使整个世界(除我之外)退回到二十四小时之前的初始状态,然后我又被扔进世界里面,一切重新开始。那就是说,无论我在服刑期间做了什么,把路灯打碎多少次,旁观者都只会"记得"最后一次循环。    不知我猜的对不对,多想向某个旁观者询问一下啊。    但丢掉钱夹的事,还有你看到我不按时刻表行动时的诧异,又如何解释呢?    大概,在旁观者眼中,我在若干次循环中的行为,像立体空间的物体在平面上的投影一样,被叠加于一天里面,于是形成了这么一种情况:你看着我走出大楼,然后又看见一个我走出大楼,而紧接着,你可能发现我的房间里仍有一个我。我所处的微观时间循环被嵌套在整个宏观的时间之内,于是在外人看来就有了一种粒子态一般测不准的"闪动"。    如果有一位超然的观察者俯视这座城市,他会发现我就像一个做布朗运动的粒子那样,狂乱而无序地出现在各个角落。这一秒钟在东边,下一秒钟又到了西边,甚至在同一秒钟里出现在几个地方。普通人如果留意我的行踪,一定会被这奇怪的现象搞疯的。  我很遗憾在将要死去的时候才发现了思考的乐趣。我相信,那些孤守在灯塔上的人不会疯狂,因为他们是思想者。    但唯一不公平的是,他们的每一天都是不同的。    我要死了,我仍然没有明白时间是什么,被困于时间中的人又怎样与世界发生联系......再见了,朋友,你将幸福地进入明天,把今天的我永远忘记。而那个明天是我绝对无法想象的。再见。    我摘下眼镜,墙壁又变得洁白无瑕。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吗?我又戴上眼镜,B先生写下的字迹布满了整面墙。    应该把这些字涂抹掉。谁知道以后的住户会不会戴起偏光眼镜来看这墙壁呢?B先生此时已经死了,但在此时之前,在2008年8月18日凌晨0点到夜里10点,他依然活着,永远活着,一次一次地活着。他的秘密仍然不能泄露。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11点半了。    我忽然激动起来。    B先生是今天0点住进来的,他的死亡时间是今夜10点,而现在是11点半,距离一个循环结束还有半小时!他在墙上写着,他曾在午夜12点从郊外回来,希望由我见证他突破时间的牢笼。我有办法验证他的猜想了。    "一个"B先生已经死了。如果在12点,"另一个"B先生从外面回来,那就至少能证明他的一部分猜想。可那种情况会多么诡异、恐怖和激动人心啊。    如果是那样,如果"另一个"回来了,我应该对他说什么?B先生,您已经死了,现在的您是无数镜子里的鬼魂之一?我能不能这样认为:当我们这些幸福的人无知无识地越过了今天午夜,进入B先生无法求得也无法想象的明天;在被我们超越、抛弃和遗忘的这一天里,还有一个、两个、无数个B,无可奈何,循环往复地永远被困于此。我对这些道理一点都不懂,也想不明白。    我怀着莫大的期望和恐惧,坐在大楼门口的管理员室内,望着窗外的夜世界。    我头一次注意到时间是这么奇妙,每一秒钟都仿佛在我心中跳跃着流过。流逝,流逝,流逝......在某一次循环当中,B先生此时此刻还坐在由郊外赶回来的出租车上。我心乱如麻,等待他穿过夜晚的浓雾,苍白的脸像一盏灯一样往大楼里走来;等待他从时间的某个角落佝偻着走来;等待他迷茫绝望地一边寻找一边走来。从未知走进未知,从无限走进无限,从幽暗走进幽暗,从牢笼走进牢笼。我要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我要紧紧地抱住他,跟他一起度过由今天到明天的那一秒钟。如果这样,我能够把他带进明天吗?或者是他把我拉进那循环的魔咒当中?天哪,我在想些什么?    12点钟就要到了,我的心跳几乎停止。    窗外,夜雾茫茫。

一日囚篇(二):困如一日囚


困如一日囚
发布于2013-09-20 08:00:27  
心理导读:当你因某种契机,或是一句话,或是一份有时间期限的合约,或是你根据现实作出的合理推断,你清晰地看到20年、40年、一辈子的每一天,你会有所触动吗?你会选择、转变或放弃某些东西吗? 一位同学,毕业季找工作。
有意向的公司好几家,其中一家开出的条件最优厚,解决户口,底薪就抵得上别家单位的合计收入。更重要的是,还分房子、配车,但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合约上写明,“要为公司服务20年”。
同学再三考虑后,放弃了这一机会。很快,前一轮淘汰的某人取代了他,众人都为同学惋惜,他却不以为意。过了些日子,取代他的人在博客上写道:上当了,这家公司是骗子。“种种骗局后,想走,竟被罚了20年的违约金”。
众人又回过头赞同学聪明,同宝马娱乐平台注册送28脸愕然,他坦言,当初放弃机会,并不是有识破骗局的能力,而是“想到20年啊,在一个地方,从事一份工作,现在起就预知四分之一的生命如何度过”,他怕极了,甚于怕低得多的待遇。
一位女友与同学有相似的心路。
一度,她在家乡最好的中学教书。一日,学校给一名特级教师开教学研讨会,那教师退休返聘已好些年。此刻,白发苍苍地坐在报告席前。
女友口渴,绕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水,刚饮一口,突然发现校长站在她身边。“小杨啊,”校长指着台上的特级教师,鼓励她,“好好干,40年后,你也能开这样的大会。”朋友一口水喷了出去。
女友后来离开家乡、离开旧职,她解释:她不排斥做个好老师,但校长的话让她绝望,绝望于“一眼看到40年后”,绝望于40年里的每一天怎么过,如今就历历在目”。我认识她时,她已转了三次行,走过N个城市,以追求新鲜的生活方式在朋友圈闻名,“我今年不想明年的事。”她常说。
我总想,那些朝朝暮暮重复着生活节奏和内容的人。你不知不觉,日子匆匆而过,20年、40年、一辈子,回首时未必有遗憾。
但反过来呢?当你因某种契机,或是一句话,或是一份有时间期限的合约,或是你根据现实作出的合理推断,你清晰地看到20年、40年、一辈子的每一天,你便不免有些触动,选择、转变或放弃些东西。
原来,比未知更可怕的是预知,比变化更让人不安的是一成不变。
文/林特特(微信:心理学与生活,xinlishe)

一日囚篇(三):你怎么过一天,就怎么过一生。

这是读句电影的第190句台词
人总会死的。
今天不可以。
片名:土拨鼠之日
豆瓣评分:8.5
国家:美国
导演:哈罗德·雷米斯
年份:1993年
片长:101分钟
读句电影说:
请先想象一下,如果你每一天醒来,发现永远都活在同一天,都在重复前一天,你会怎么办?这个假设的意思大概就是,明天永远都不会到来,时间是永恒的,你将永远重复今天。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气象播报员菲尔的身上,他每天准时6点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日复一日的工作让他变成一个脾气很古怪的人。2月2日这一天,他负责报道当地的土拨鼠日庆典。
而这天结束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每天6点闹钟响起的时候,时间仍然是2月2日,土拨鼠日。
一开始菲尔以为自己脑子发生了问题,陷入深深的恐惧。在每天闹钟响起的那一刻,他发现小镇的一切,他遇到的人,他要做的工作都完全一样。
这样抓狂了几天之后,菲尔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么,自己不是就拥有了永恒的时间了吗?并且明天永远不会到来,自己也不用为当天所做的事情负责。于是他整个人都兴奋了,每天在小镇上勾搭不一样的姑娘,醉酒驾驶,被警车追,做一切疯狂的事情。 但紧接着,这样刺激的事情也做得差不多了,他发现对所有的人和事都开始极端厌倦,为什么“美好的明天”永远都不到来?
于是,他开始了一系列自杀行动,你可以看到各种死法:跳楼、撞车、吃药,但这有什么用呢,每天六点的时候,闹钟还是会准时响起,菲尔仍然躺在相同的床上。 他终于发现,自己无法摆脱重复生活的魔咒了,于是干脆换了种心态:把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他不再对路过的流浪汉嗤之以鼻,也不再对同事没好气,他在看似相同的一天里,善待身边的人,学自己想学的钢琴。主持天气预报的时候,他每天都换一种主持的风格。好像相同的一天也不那么可怕了,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有许多兴趣爱好的善良的人,并且终于打动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而终于有一天,当他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日历变成了2月3日,他走出了“一日囚”,走出了魔咒。 这个故事一开始会让你忍不住狂笑,每次六点闹钟音乐响起的时候,隔着屏幕都要笑喷。并且,还忍不住不停把自己代入,如果我也拥有无限的时间,该怎么挥霍才好呢?但越往后你越会惊讶地发现,不管你是讨厌重复的一天也好,还是觉得这样很酷,这其实不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写照吗?原来我们也一直陷入在“土拨鼠之日”里。
不管日历上写的是哪天,我们几乎每天在同一时间醒来,按部就班地起床上班,到达相同的地点,晚上回家,第二天,闹钟还是在相同的时间响起。 我们其实和男主一样,拥有“无限的时间”啊。唯一能够让“相同的一天”不同的方式是,把每一天过得有意义,在上班之余的几小时,能不能做不一样的事。既然每天都是那么过,就要努力地把今天过到最好。
也许,可以多认识一个新同事,也许,今天的报告换一个思路去完成,也许,下班后,去看场电影,去学想学很久的吉他?所谓“美好的明天”只是一个概念,需要靠自己争取才会到来。
只有对生活微笑,它才会以此回报。这部电影用如此欢乐的方式告诉我们如何把重复的人生过得有意义,带着善念去生活,每天其实都有无数种活法。你怎么过一天,就怎么过一生。

  • 《愿有岁月可回首》周芯雨,关峻贤小说
  • 《蚀骨柔情》慕冉冉,陆景枫小说
  • 《以我余生敬孤独》周临风,海澄小说
  • 《狱妻》慕青雪,叶流年小说
  • 《萌宝助攻:做我爹地好不好 》莫小默,钟腾小说
  • 《帝王意:妃本无心》容锦小说
  • 《哑女》白曦曦温凉生小说
  • 《总裁爹地撩不停》乔默厉战辰小说
  • 《致命谎言》主角张平凡小说全文
  • 《深婚厚爱》叶清苓贺璘睿小说
  • 《原来婚浅情深》项宁顾席城小说
  • 《你的吻含了毒》小说完结版
  • 《情深见于微》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完整版)《从始至终爱着你》夏季晚,陆以枭小说免费阅读
  • (完整版)《终究意难平》主角萧湛,林青黎小说免费阅读
  • (完结版)《日日思君不见君》司马月,萧逸尘小说免费阅读
  • (完整版)《爱你不复初》肖灿,霍远凡小说免费阅读
  • (完结版)《禁忌之恋》主角唐心,珞涵全本免费阅读
  • (完整版)《秋风难凉情翩然》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小说《哑妻撩人》白曦曦温凉生(全文在线阅读)
  • 《总裁爹地轻点爱》小说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妻不自禁》(做我的猫)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孤男寡女》主角沈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短篇都市言情《缘定今生》小说
  • 《爱情防腐剂》主角沈汐江山25章完本小说
  • 卡耐基英语名言
  • 南京珍珠泉游记作文
  • 单身新宝马娱乐注册送28元语句
  • 大自然的启示作文300
  • 一日囚由173资源网(www.mwopus.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mwopus.com/rizhi/497149.html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mwop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73资源网 版权所有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